11969275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网 > 新闻动态 > 热门文章 >
无声与有声——关于文本与朗诵品质的对话
作者:    

 

红雨

红雨,吉林人民广播电台资深主持人、高级编辑,吉林省首届阅读大使,吉林大学传媒学院客座教授,吉林省作协会员。出版《幽幽夜来香》《百灵鸟在蓝天飞翔》等专著。多次被评为听众最喜爱的十佳主持人、省局十佳编辑、十佳制作人。省文联授予“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吉林省优秀科普专家(社科类)。
 

 

肖千超

肖千超,演员、作家、CEO。鲁迅文学院学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曾获中国戏剧奖。有作品发表于报刊杂志,并入选年度选本。著有长篇小说《大戏》、诗集《逆光之旅》等。
 
红 雨:今天我们聊聊和文学、诵读有关的话题,怎么样?

肖千超:好!平时几乎没机会与人谈文学、谈艺术,要么没有合适的交流对象,要么觉得“不合时宜”——很多场合,你要是谈这些话题,人家会觉得你“装”。

红 雨:那咱们今天一起“装”。窗外正是层林尽染、满山红叶的时节,你看,大自然也在“装”,淡妆、浓妆、盛妆。

肖千超:感觉您好像刚从那样的风景里出来。

红 雨:没错。我刚从美丽的长白山回来。国庆节当天,我直播了早、午两档特别节目;第二天早上5点多便出发,直奔长白山池南区。中午11点半到达,紧着忙着吃口饭,便去参与“神圣长白吉林省第三届大学生诗歌艺术节”决赛的评委工作;3日,获奖选手与艺术家们同台,举办了“逸品汇·为爱读诗——回首讷殷月明中”2017天池南中秋诗会。回到长春,是4日中秋节的晚上,一路都有圆圆的月亮陪伴。

肖千超:听起来一切都很熟悉。我写过的很多诗歌,都和那个地域有关。我也曾在长白山生活过半年,一段时间以来,那里是我的创作源地。对于大学生诗歌节,我也算亲身经历者。这个中秋我是一个人在苗寨度过的。我们看到的是同一个月亮,又大又圆,满得有点伤感。

红 雨:看来中秋、圆月、他乡、游子……这些况味,依然有着千百年前一样的体温啊!不然,你这样的90后,也不会望着苗寨的月亮伤感啊。

肖千超:红雨老师,您怎么会那样看我们90后?好像我们和古老的文化血液都“绝缘”了。其实,别管是哪年出生的,也别管表面上多现代,受伤了流出来的依然都是中国血。起码在我这里,您上面说的那些古老况味的体温,几乎时时都在看护着我的冷暖。

红 雨:我那么说,多半也是调侃。我对你还是很了解的。别人若是认真看上几首你的诗,也会感觉到。比如你去年获得“逸品传媒·吉林省大学生诗歌艺术节”头奖的诗《在父亲的院子里砍一棵树》。今年吉林省诗歌春晚上,我的学生还诵读了你的那首诗。

肖千超:有人阅读我的诗、朗诵我的诗,我很高兴,同时也很羞愧,因为我没能写得像我期望的那么好。特别是说到朗诵,我的多数诗歌不适合朗诵。不光是我的诗,现代诗中不适合朗诵的占大多数。特别是一些所谓的探索诗,极不适合朗诵;与之相对的一些所谓的口语诗,同样也不适合朗诵。

红 雨:你能细点儿说说吗,不适合朗诵的原因?

肖千超:我还真说不好。凭感觉勉强说说吧。比如很多所谓的探索诗,所谓的口语诗,并没有形式或者内容上的什么探索,也没有让诗歌语言抵近生活感受的创新,只是没有本事还要任性,没有才华还要撒娇,甚至就是在以玩弄辞藻、亵渎汉语来标新立异、哗众取宠。我也不否认,有的诗很有想法、很有内涵,但它根本不考虑付诸声音会是什么效果,它是属于阅读、默读的。

红 雨:说得好。我觉得你把所谓探索诗、口语诗说得很清楚了。我再给你补充一下。由于每年都组织、参与多场诗歌晚会,我在朗诵之前便有机会接触大量诗歌文本,很多行文不晦涩、内容不空洞,还是特意为朗诵而写的诗,照样不适合朗诵!因为,它们的不晦涩要么表现为没有节制的煽情,要么就是观点赤膊上阵的喊口号;它们的不空洞,不是直接说人多好、事多好,像表扬稿,就是大量新闻报道的罗列,再加上一堆形容词;愿望是为朗诵而写,但没有相应的功力支撑,连语气、语感都不讲究,起码的节奏意识、韵律意识都不具备。这样的文本严格讲,也是“所谓的诗”。当这样的文本还必须得朗诵,真让朗诵者特别为难。

肖千超:在从头到尾朗诵者都能自主的情况下,朗诵品质的高低,涉及哪些因素?

红 雨:可能这就要先说到文本与朗诵的关系。我想起这次长白山中秋诗会,在点评各位朗诵者时,薛卫民老师说的一段话。他说:朗诵的艺术效果,不是从朗诵者站到台上发声开始的,而是从朗诵者在台下选择朗诵文本时便开始了;而选什么样的文本,选得是否与自己的心性气质格调相匹配,是一个人的文学鉴赏能力、文学修养决定的。

肖千超:薛老师说得太好了!我早就有一个认识:朗诵说到底是读书的一种方式。阅读是基础,鉴赏是基础,文学修养是基础。随着大力提倡全民阅读,好像接着又来了全民朗诵。我认为,全民阅读的水准不提高,全民朗诵的声音不会好哪儿去。无可奈何的是:低劣的文字出笼,不读就行了。而低劣的声音出笼,不听也得听。但愿它不要成为下一拨儿“大妈广场舞”。

红 雨:还是我们以前说过的:朗诵的门槛太低了。

肖千超:小时候读课文被老师表扬过,便认为自己会朗诵、朗诵得好了。

红 雨:的确,相当一些人没能理解声音艺术的本质。这从选择朗诵文本也能看出来,有的人觉得战争、死亡的题材有震撼力,于是便没有节制地慷慨激昂、发高声;有的人觉得触人泪点的“鸡汤文”能打动人,于是便拿腔作调、远离朴素。

肖千超:一个是用高分贝煽动掌声,一个是把朗诵变成夸张的表演。

红 雨:你既是诗人,又是演员,既从事文本文字创作,又从事舞台声音创作,是谈文本与朗诵的最佳人选。

肖千超:红雨老师您也一直是既从事声音艺术又从事文学创作。几年前您就出版过散文集《幽幽夜来香》,今年它的修订版又被再版。我倒是觉得,在这上您不用客气,我也用不着客气,涉关文本与朗诵,毕竟我们要比单一的作家、单一的声音艺术工作者有更多、更深的体会。

红 雨:就以诗和朗诵为例,你有没有感觉到,在各种艺术中,朗诵的门槛非常低;在文学创作中,诗的门槛也非常低。好像是哥德说过吧,恋爱中的少男少女,每个人都是诗人。有了那样的记忆,似乎以后动了写诗的念头,也信心满满了,反正分了行,形式上就是诗。尤其自媒体出现后,诗的平台、朗诵的平台全都剧增,好处和坏处都不少。

肖千超:提到自媒体上的诗歌和朗诵,我突然想起一些诗歌写作者,他们把自己的作品编辑到公众号,然后把链接转发到所有微信群。微信圈子很小,有时候会有共同所在的微信群,一打开微信,就看见四个微信群里都是他刚刚推送的链接。还有一些人午夜12点刚过,赶紧把编辑好的东西推出来。你想想,大半夜,他把所有群都发了一遍,你在睡觉,手机不停地响,你以为有急事,打开一看,已经无关作品的好坏了。很多人,连起码的朗诵常识都不懂,随便拿个什么作品就朗诵,再配上一段恶俗的音乐来烘托,絮絮叨叨,啊啊呀呀,不但不知道糟糕,反而自我陶醉,把朗诵的名声都给糟蹋了。

红 雨:你所说的这些,我想很多人都有同感。作为文学训练,自己怎么写都行,可发一溜朋友圈,那可是既占用公共资源,又打扰他人的安宁。朗诵也是一样。自己录音是爱好,是训练,是怡情,但站到舞台上那就是艺术表演,如果不是高水准的呈现,可就对不起听众了。总之,无论是公开的发表还是公开的朗诵,都已经具备了社会属性,创作者一定要有社会责任感,要想着带给公众美的欣赏和愉悦,引领社会风气向美、向上。党和国家在大力推进文化自信的系统工程,我相信,阅读的品质、声音艺术的水准都会随之得到喜人的提升。
 

关于我们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传统文化为主打,树立"传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读性"风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内传统经典或是民间文化[2] 艺术形式,培育民 间艺术潜在市场,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风采。立足于吉林省,辐射半径 逐渐扩张,并逐渐覆盖全国。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网二维码

友情链接: 长春商报 中国·长白山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69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