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9275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网 > 文化视点 > 人物 >
文学界的“异类” 薛忆沩
作者:文| 林倩倩    

人物简介
 


薛忆沩,当代著名作家,1964 年出生于湖南郴州,在长沙长大。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获工学(计算机)学士学位,从蒙特利尔大学获(英美)文学硕士学位,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获文学(语言学)博士学位。曾任教于深圳大学文学院。曾为《南方周末》及《随笔》杂志撰写读书专栏。曾应聘为香港城市大学访问学者和中山大学高等人文学院驻院学人。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遗弃》《空巢》《白求恩的孩子们》(台湾版)和《一个影子的告别》(台湾版),小说集《流动的房间》《不肯离去的海豚》《十二月三十一日》,以及“深圳人”系列小说《出租车司机》,“战争”系列小说《首战告捷》;随笔集《文学的祖国》《一个年代的副本》《与马可·波罗同行——读< 看不见的城市>》《献给孤独的挽歌——从不同的方向看“诺贝尔文学奖”》,以及访谈集《薛忆沩对话薛忆沩——“异类”的文学道路》。曾获台湾《联合报》文学奖;《遗弃》《出租车司机》《首战告捷》和《空巢》分别或评2012 年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书”、2013 年“中国影响力图书奖”、2013 年《南方都市报》“年度十大中文小说”和2014 年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书”;从2014 年起,连续三年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提名。

在文学界大家的眼里他是大家,但是在普通人的眼里,薛忆沩却是个陌生的名字。在中国文学圈,他是一个充满迷一样的作家,并被认为是中国文学界最迷人的异类。还记得2012 年,他一口气出版了5 部作品,每一部作品很有分量,震惊了中国文坛,可经辗转才发现,这位“新人”竟然是早在上世纪90 年代就已凭借《遗弃》而为人瞩目的文学老将。随后的四年里,薛忆沩所出版的16 部有影响力的作品,总会将无限的惊喜,带给每一位关注或者曾经忽视他的人。
 
长春,一梦三十年
 

每次接受采访,薛忆沩总会说起与长春这座城市的缘分,尽管不曾踏上这片沃土,可是对这个小城的惦念早已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经生根发芽。这次因上海书展而从加拿大回国的他,特意接受《作家》杂志社的邀请赶赴长春开一堂讲座,奔赴一场寻梦的旅程。
 

“将近30 年前,我的处女作在《作家》上以头条的版面发表,虽然年少时的作品并不值得炫耀,可是这座城市,就是我一直想要来的地方”。每天坚持晨跑的他,一来到长春便顾不得时差,早上五点起来用了五十分钟的时间跑了八公里,去了文化广场,知道了杏花邨,到了崇智胡同,去菜市场了解了长春的菜价……热爱文学的人,总是有着一颗世俗的心,就如同他所说:“真正的文学并不是高高在上,而是在普通生活中发现灵感。”无论是孩子般的笑容还是抑制不住的激动,无不表现出他对这座城的热爱。
 
从第一篇文章在长春发表到如今归来,薛忆沩的独立创作可谓是异常的艰辛。他不属于任何的组织,也不属于任何的团体,这种“在野”的写作,本身是一场漫长的孤独。小说《遗弃》的重写版,可以说是对当今文坛创作模式的一种挑战,在原有的作品上进行大规模的修编,本身就是一场对自我的重新认知和批判。
 
当年《遗弃》的出版,曾经在中国的文坛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可当时出版了近8 年,却只有17 个读者。不过,这并没有妨碍到这本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这17 位最初的读者中有何怀宏、周国平、艾晓明这些著名的学者,他们无一不对这部作品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艾晓明说:“如果不关注这部小说,我们对世纪之交的中国文学生活的了解,将是极不清晰的”。而对《遗弃》这部书的最早报道,也是来自于长春的《新文化报》,对这个地方的情愫,就如同相知相惜之意,化作了岁月的永恒。
 
写作,一场孤独的奔赴
 

早在20 多年前,薛忆沩的长篇小说《遗弃》和《一个影子的告别》已经奠定了他在中国文坛的高度,他和王小波在同一年获得台湾《联合报》文学奖。那时候的他看到了王小波的得奖感言,回来后便找到朋友想要结识作者,却发现当时并没有认识王小波的人。有的时候总是觉得很突兀,就像他几年前和国内的出版社介绍加拿大女作家爱丽丝·门罗的作品很好值得翻译出版时,被出版社回绝,理由是一位加拿大老太太没有名气。可这位被称为“今天的契诃夫”的“老太太”一但获得2013 年诺贝尔文学奖,一个月内她的书就被出版社出版,薛忆沩不由得惊呼“出版社”的中国速度!
 
自嘲为文学界“在野王”的薛忆沩,因过于专注于“自我”写作,读者总是过于小众,所幸他并不关注读者的数量,而阅读的质量才是他永恒的追求。以至于对于一个图书馆的好坏与否,他形成了自己的评判,那就是这个馆里有没有他的书。
 
他自嘲说这是自私的、自恋的,也是自由的评判标准,依据是美国的国会图书馆、斯坦福大学图书馆、普利斯顿大学图书馆都有他的作品。在香港的大学他曾经做过一次讲学的访问,可是在开讲座的图书馆竟然没有他的作品,让他觉得很失望。
 
著名作家残雪曾经认为薛忆沩的一些短篇小说达到了“博尔赫斯的高度”,并觉得中国文学界对薛忆沩作品的冷漠是一种羞耻。而薛忆沩对写作的追求完全是超脱了外界的束缚,将“个人”的独特性推到了极致。他不描写所谓大众的、集体的,而把对小人物、小个体描摹的淋漓尽致,将中心任务边缘化、边缘人物中心化的表现形式,让他和所有人相比,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文学,与陈词滥调的战争
 
薛忆沩的文字,总是给人以深刻的思考,会让人认识到生命的卑微,和对普世的克制与不忍。他的文笔总是逻辑清晰结构严谨,让人在阅读中就能够酣畅淋漓。
 
平时的他最喜欢读历史和哲学,尤其是国外的经典小说和传记。在看尤瑟纳尔的传记中看到尤瑟纳尔的爸爸说“这个世界上,什么地方都比家好”的时候,薛忆沩不由得感叹:有这样的一个爸爸,女儿不伟大才怪!因为薛忆沩眼里女孩的爸爸是在反对陈词滥调,因为我们总是生活在陈词滥调之间。而文学的特殊使命,就是与陈词滥调的战争。
 

生活在陈词滥调之中,反对它就会让自己变得小众,就如同社会上人人都是“帅哥”“美女”称谓,让人觉得并不是一种尊重,对于这样以性别而作的潦草的判定,薛忆沩认为这样的陈词滥调是对人极大的不尊重。
 
“当作品中的人物,农民不再像农民,工人不像工人,当他们说出不像自己的话时,写出的才是真的本事”,那种普世的哲理性情怀,才是真正值得称道的。“作家要写自己不熟悉的事物,回头看自己所熟悉的事物,那才是好的写作,说出来的才不是陈词滥调的话。”
 
经典是要经过无数次的重读,而薛忆沩却是一位时常重写作品的人。无论是读书还是写作,都要拒绝浮躁,反对那些来自于功利的陈词滥调。
 
薛忆沩曾说:“我除了文学别无所求,别无所能,也别无所愿。写作是我根本的良好的本质。如果说我身上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东西,那便是它了。”正如文学大家周国平所说:薛忆沩不属于文学界,他属于文学。
 


关于我们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传统文化为主打,树立"传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读性"风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内传统经典或是民间文化[2] 艺术形式,培育民 间艺术潜在市场,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风采。立足于吉林省,辐射半径 逐渐扩张,并逐渐覆盖全国。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网二维码

友情链接: 长春商报 中国·长白山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69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