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9275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网 > 文化视点 > 人物 >
李洋:影评人就应该做中国电影的守夜人
作者: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李洋身上有典型的东北人气质。聊嗨了,东北人的真性情就流露出来了。在资本涌入,诸多影评人变成资本的吹鼓手时,李洋一直敢于直指影视界弊端,坚持为真正的良心作品鼓与呼,这在如今的影评界,简直是一股难得的清流。
 
有良知的影评人就应该敢于讲真话

 
 
 
李洋的老家在吉林省,在孕育了长影,号称“中国电影摇篮”的长春长大,从小时候就与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李洋还记得上中学时,在长春的桂林路一带,在一些地摊上可以淘到各种世界经典电影的光盘。他只要一有空闲时间就去那里淘碟,然后回家看得如痴如醉。像《天堂电影院》里的小影迷多多一样,那些经典的老电影,给了李洋最早的关于电影的启蒙。
 
因为有长影的根基,故乡长春不乏浓烈的电影氛围。许多热爱电影的文艺青年组成了各种电影沙龙。大学毕业后,李洋因为热爱电影,放弃工作去法国留学,在历史悠久的法国戴高乐大学攻读电影学博士,师从著名的电影符号学家克里斯蒂安·麦茨的弟子苏珊娜·林德拉- 吉格夫人,从事电影美学和电影史研究。毕业后,李洋又回到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书,把在法国学到的电影理论带回到母校东北师大。
 

从那时开始,李洋开始写一些影评文章。电影看得多了,他的感受越来越多。也是在那时,他研究了很多欧洲电影和美国电影。他形象地把影评人称为“电影的守夜人”。他认为,一个优秀的影评人,应该敢于讲真话。一个优秀的影评人,既要有对艺术规律的充分尊重,同时也能兼容并蓄,为电影创作者提供某种思考和启迪。那些年,他的影评文章开始陆续发表在各大媒体上,在《南方都市报 》《看电影》等报刊开设专栏,很多中国影迷从犀利而深刻的文字里,读到了李洋对于电影的见解。
 
坊间也不乏一些关于他对电影狂热的传说。那些年,在北京的中国电影资料馆经常放一些非常珍贵的、在其他渠道极难看到的电影,为了不耽搁工作,李洋经常和爱人一同,坐头天晚上的火车到北京,第二天看完电影,又继续坐火车赶回长春上班。从长春到北京,再从北京回长春,那些年,这条火车线路见证了他对电影的热爱。
 
2013 年《小时代》上映时,李洋在学术期刊《电影艺术》上发表了《〈小时代〉:倒错性幼稚病与奶嘴电影》的影评文章。他指出,《小时代》在不断地释放一种倒错感:一方面,孩子在试图扮演成人的生活,就像“过家家”一样;另一方面,成人又在扮演孩子的角色,这就会形成一种倒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倒错性幼稚病”(Paraphilic Infantilism),又名“成人婴儿幼稚症”(Adult BabySyndrome)。他认为,《小时代》的电影文本就表达了这种“倒错性幼稚病”。
 
其他类似的观点瞬间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郭敬明的粉丝们甚至在他的微博上对他进行各种恶意攻击。但是,李洋对此毫不妥协,他觉得一个有良知的影评人,就应该敢于讲真话,坚持讲真话。面对那些资本裹挟下的电影乱相,有良知的影评人,应该做一位合格的电影守夜人。另一方面,他的敢于直言也受到了许多网友的力挺,知乎上就有许多网友说:“我们都喜欢李洋,类似《黄金大劫案》这样的惊世烂片出来之后, 李洋是少数几个敢直言的影评人之一”。
 

在李洋看来,很多普通观众都是通过商业电影来认识电影行业的,因而市场化的方式就成了衡量影片成功与否的习惯性思维和意识。没有票房,这个电影就不成功吗?为什么多数人认为有票房就一定成功呢?实际上,我们应该追问的是:是谁告诉你这个观点,又是谁赋予你这种意识?如果我们始终固守这种顽固的意识,可能就会加速电影的灭亡,让电影在这个相对狭窄的情境里越走越窄。
 
电影不是给文化公子哥们儿取乐的玩物
 
因为李洋一系列影评文章的影响力,以及在学术研究上的诸多成就,2015 年,李洋从东北师范大学调到了北京大学艺术学院。
 
自从调入北大后,他的一些影评人好友就说:李洋这次调任北京大学,除了对北京的电影学术界有积极的助力,对北京的影评人群体也是一件大好事。他们有一个经常交流电影的微信群“迷影老干部群”,在这个群里,北京的整体实力一直弱于上海,有人戏说,李洋虎背熊腰的,肯定挺压秤的,他来了以后,北京的整体实力一定大增。
 
虽然所处的城市有了变化,但李洋对电影的热爱一点都没有变。唯一不同的是,他变得更忙了。来到北大教书后,李洋除了开设电影课,也开了一些艺术理论方面的课程。当然,他的主要研究方向还是欧洲电影史和法国电影研究,同时也会做一些当代西方美学和艺术理论方面的研究。
 
同时,他也积极投身电影产业的落地活动。来到北京的这几年,他主要做了这样几件事:
 
一是作为独立电影的策划人,他相继策划了《呼吸正常》等电影,还身兼电影制片人——几乎是从影评人直接冲到了电影创作的一线。
 
二是主编并策划了一套“新迷影丛书”,内容包括电影批评和电影理论,目前已经出版了五本。
 
三是与一些热爱电影的独立影评人和电影策展人一起,发起了“迷影精神奖”的评选和放映活动。“迷影精神奖”的奖金并不丰厚,但这1895 元奖金象征着影评人和电影创作者对电影最初的那份爱。他们希望通过这个奖的提名与颁发,鼓励那些青年导演的艺术创作。
 
在李洋的期待中,“迷影”精神和文化将建立一系列发现、评价、言说、保护和修复电影的机制,从而推动电影从市集杂耍变成更具影响力的大众艺术。
 
这些年,中国电影的繁华景象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2017 年,中国电影票房更是突破600 亿元大关,有人预估,在三年之内,中国电影票房有可能突破1000 亿元。
 
这样繁华的电影市场,自然也引得各种资本的疯狂注入。在不断推高电影制作成本、吸引大量人才涌入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如烂片横行的负面后果。一向以犀利见长的《新周刊》杂志就曾经评价当前的中国电影市场,是一个“烂片狂欢的时代”。

 
 
 
对此,李洋认为,资本涌入对中国电影业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资本对中国电影逐步赶上好莱坞式的工业化生产等方面不无益处;但另一方面,电影创作毕竟是一项艺术创作,而艺术创作必然需要创作者的个人天赋。艺术创作有其自身的规律,这要求创作者对电影有着恋人般的热爱,也就是“迷影之爱”,而资本是没有感情的,资本只为逐利而来。
 
“如果只是靠砸钱就能砸出好电影来,谁有钱,谁就能做出好电影,那电影创作也实在太简单了。”李洋感叹地说。正因如此,近些年公众看到的现象就是,诸多资本在疯狂涌入电影市场后,大多铩羽而归,有些甚至赔得血本无归。在李洋看来,这也是电影市场一味过度迷恋资本的必然结果。
 
中国的影评人群体,一方面,许多学院派的影评人都保持着难得的不与市场同流合污的警觉;另一方面,随着电影资本市场的蓬勃和互联网影视的崛起,不少新的影评人也变成了资本的吹鼓手。那么,如何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影评人?
 
在李洋看来,一个优秀的影评人,首先要非常敏感,富有才华,对电影创作的细微变化有敏锐的观察;其次应该活跃,拥有语言天赋,善于表达,有说服力;再者,影评人对待电影的态度,始终应是一种恋人般的关系,而不是伙伴式的友谊,也就是说,影评人要始终对电影充满神秘的超功利的爱。
 
在李洋那篇著名的产生广泛影响的《影评是什么》的文章中,他写道:“影评人有很多任务:选择优秀的电影推荐给观众,对有争议的电影进行有效评价,对当下的电影现象和趋势做出英明的判断,对电影风格的发展进行敏锐的观察。但归根结底,影评的理论任务是争取电影艺术的独立。影评让人们认识到,电影是一门有着独特语言、历史及其系统知识的艺术。电影不是蟋蟀,不是给文化公子哥们儿拿来取乐的玩物。缺少这样的目标,影评就会沦为报刊一角的历史垃圾,或散落江湖的文字游戏,失去真正的理想。也是在这个意义上,影评是为电影服务的,也是为电影知识而服务的。”
 
吉林影视可以在类型片上发力
 
离开家乡这几年,李洋始终关注着家乡的电影业,关注着家乡电影人的成长。
 
长春是中国电影的发源地,是孕育中国电影的摇篮。近年来,虽然电影的重镇早已经移到了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但是作为有着优秀电影传统的长影,近年来在主旋律电影创作上还是硕果累累,几乎每年都有优秀的电影作品入选国家级电影奖项。
 
2017 年,吉林出品了一些诸如《黄大年》《守边人》等影视佳作,这些作品都在社会上产生了积极反响。
 
回想起在长春的电影岁月,李洋感叹,那时好像离北京这个电影中心有点远,但反倒因为拉开一点距离,有时更能冷静地带着旁观者的姿态来审视中国电影。不像在北京,因为某种浮躁和忙碌的氛围,反倒缺少那份清醒。
 
对于家乡电影的未来发展,作为长春人的李洋当仁不让地献言献计。
 
在他看来,目前的吉林影视界,在制作主旋律影视作品上很有优势。如何在弘扬社会正能量、坚持社会责任感的同时,也让这些作品具有很好的市场号召力?李洋认为,主旋律作品和市场之间的关系一定不是矛盾的。反观世界影坛,那些既有良好的口碑、又有不俗票房表现的作品,许多都是弘扬主旋律之作。比如《美丽人生》《肖申克的救赎》《阿甘正传》这样的经典电影,都在弘扬人类的真善美。所以,他认为,拍摄主旋律电影的关键是,要想明白什么是观众眼中的主旋律?也就是说,创作者应该多从观众的角度去考虑创作。
 
其次,他认为吉林影视界不需要与北京这样的电影重镇比拼版图,反倒可以在类型片方面下功夫,走出自己的特色来。他打了一个形象的比方,吉林影视要像做吉菜一样,回到地方,回到特色,具有属于自己的鲜明特点。
 
第三,李洋积极地鼓励吉林影视界去培养并支持一些年轻的、有个性的创作者,并以瑞典、奥地利这些小国的电影创作为例进行详述。这些国家的人口很少,没有好莱坞式的电影工业做支撑,但许多有才华的电影创作人,都利用自己的个人魅力进行电影创作,而不是重新建设好莱坞,或复制自己的好莱坞,反倒利用个性,走出了自己的特色。
第四,
第五,在北大,学生们都很喜欢这个有着东北式幽默,但做起学问来又一丝不苟的教授。生活中的李洋留着胡子,用朋友们开玩笑的话说是“确实很洋”。人到中年,越来越忙了,他感叹自己充满了一种时代式的焦虑——总好像有很多事情要做,总有忙不完的事情。这个被誉为“最敢讲真话的中国影评人”,将继续为中国电影守夜。

关于我们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传统文化为主打,树立"传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读性"风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内传统经典或是民间文化[2] 艺术形式,培育民 间艺术潜在市场,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风采。立足于吉林省,辐射半径 逐渐扩张,并逐渐覆盖全国。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网二维码

友情链接: 长春商报 中国·长白山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69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