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9275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网 > 文化视点 > 视界 >
三代江姐谈《江姐》跨界演绎让《江姐》光芒永不灭
作者:    


一位说书人,16 个吉剧《江姐》经典唱段,一支由吉剧乐队与交响乐团组成的全新乐队,加上一支合唱团,200 多人的演员队伍跨界合作全新演绎了经典吉剧《江姐》,这是省戏曲剧院吉剧团首次尝试大规模跨界合作。19 日晚,《傲雪红梅——吉剧〈江姐〉交响演唱会》首场演出在吉林省东方大剧院上演。
 
“其实这并不是我们最初的创意,而是在磨合中像谈本子一样聊出来的”,项目负责人、吉林省戏曲剧院副院长张思光说,该项目于去年年底开始筹备,起初只是想突出交响乐与吉剧合作的创意,但过于古板的形式让创作团队直呼“心里没底儿”,“后来在导演、乐队、演员们的多方建议下,我们干脆放开,以多元融合的手法来完成这台演出。”虽然表现手法多元,但旋律却并无改动,只是为曲谱重新配器。张思光说,《江姐》太有吉剧的代表性了,它是一个里程碑,所以这次演出,我们考虑到一定要“人物有代表性,唱段有代表性,行当上有代表性”,最关键是突出吉剧剧种音乐及唱腔的风格和特点。
 
演出当天,第一代吉剧人、著名表演艺术家邬莉、王青霞、李松桥、肖汉臣,第二代吉剧人、国家一级演员梁学华,以及第三代吉剧人、国家二级演员刘杨等三代吉剧人同台,这在吉林省历史上也是首次。交响乐与地方戏曲的完美融合不仅让千余名观众充分领略了跨界的震撼,也再次重新感受了吉剧《江姐》的艺术魅力。正如导演李滨所说,对于观众和所有吉剧人来说,这不单是一个演唱会,它承载的是吉剧 58 年的历史。
 

 
此次的演奏乐队由吉剧团乐队与省交响乐团联合组成,在吉剧三大传统乐器板胡、二胡、唢呐的基础上融入小提琴等西洋乐器,以更加宏大、雄壮的基调重新演绎经典旋律。“最早吉剧《江姐》演出时其实也用过单管编制的管弦乐,而这次用的是双管,一个完整的交响乐大编。”演唱会指挥刘凤德说。“融合的时候,编配的人不仅要熟悉交响乐还要熟悉民族音乐和戏曲打击乐器,并且配合要相当默契才行。”
 
“其实在国内,戏曲和交响乐的跨界已经有很多了,但却仍是最具难度的表演形式之一。因为传统戏曲中有很多板式变化,想要很好地将一个 200 多人的乐团融入进来难度很大。其次是伸缩性的问题,如何让行腔的过程收放自如是个大问题。这次我们在一些过门的过程中使用了铜管乐、管弦乐,烘托以后发现演奏的气氛更好,就比如绣红旗那一段,那种暖的东西用管弦乐一铺垫以后,就厚重了很多,感觉人物塑造也更为立体了,深度也增强了,确实丰富很多。所以整场演出我们的准则就是在尊重戏剧唱腔的基础上丰富它,让演出更有立体感。”
 
事实上这样的结合的确让春城观众耳目一新,音乐仿佛一下子就立起来了。大家也更好地了解到原来吉剧真正的唱腔是这样的。这个全新的《江姐》,让观众感受到爱国情怀之伟和艺术之美。
 



 
吉剧《江姐》音乐恢宏,唱腔深沉大气,人物性格鲜明,虽然移植于歌剧,但当时的作曲张先程老师在音乐和唱腔上都进行了创新和突破,赋予了该剧浓郁的吉剧风格。吉剧的唱腔大气、委婉,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又有很强的时代感,其音乐层次丰富,非常适合交响化。在此次演出前笔者也有幸采访到了第一代吉剧人,了解到了一些当年张先程老师创作《江姐》时的故事。
 
那是上世纪 60 年代初期,歌剧《江姐》出来以后,各地很快反应过来到北京,吉剧团也派出了一个强悍的音乐班子、导演班子,回来后就决定按照歌剧《江姐》总体的舞台样式,再用吉剧的形式来表现这一人物形象。“吉剧团花了两个来月的时间进行专门的音乐创作。当时的主创人员是张先程、那炳晨、申文凯。”第一代沈养斋的扮演者,吉剧人李松桥老师向笔者介绍。
 
李松桥老师说,他至今都清晰地记得,张先程在写很多重要唱段的时候,感情投入很深,他熟读歌词、剧本,站在规定情境当中,含着泪写了很多唱段。比如江姐和老太婆对唱的那一段戏,他写的时候真是热泪盈眶,那时天还很热,写时就在旁边放一条毛巾,动情时泪和汗水交织同下。李松桥老师表示,当下怎样才能创造精品,他觉得这就是答案。创作者们要想写出感人肺腑的唱段或剧情,必须要学习这样的精神,唯有感动了自己才能感动观众,才能有感动他人的旋律。
 
邬 莉 第一代吉剧人、江姐扮演者
 

这次举行吉剧《江姐》的交响演唱会,邬莉老师专程从厦门赶回来看。晚上 5 点,在东方大剧院休息室里,当年的吉剧人们团聚到一堂, “老了,真是老了。” “你还是没变……”再次相见,大家都有些热泪盈眶。仿佛有说不够的旧事,有说不够的问候,当年舞台上年轻的他们都已经白发苍苍,但看到大家都精神头儿十足,就放心了。
 
宽大的椅子中,一身素雅的棉麻衣裳,邬莉老师略显清瘦。说起《江姐》,真是有太多难忘的记忆。面对记者的提问,头发花白的她不禁陷入了回忆之中。
 
那是上世纪 60 年代初期,吉林省委宣传部、文化厅开始大力抓新剧种,召集人才、创编新剧目,刚十七八岁的邬莉从吉林省青年评剧团调到了吉林省吉剧团。后来,剧团去北京观看了歌剧《江姐》,不再像之前看传统戏曲的时候那么有距离感,歌剧《江姐》的表演、唱法让邬莉一下子找到了能够发挥自己的方向,她觉得自己可以不受拘束地融入这样的演绎之中。回到吉林省后,歌剧《江姐》通过移植逐渐形成了吉剧的风格,音乐的基调也让人爱不释口。大伙都开始齐心协力排练这出剧目。
 
而能够饰演江姐一角色,邬莉感到非常荣幸。她说,自己那时候就很愿意看各种小说,《红与黑》《牛虻》《红岩》……曾经从各种文学作品中体会到的情绪被不断炼化、压缩,逐渐集中到一个人物形象上,变成了一种独特的内在精神体悟。这让她对自己演好“江姐”这一角色特别有底。心里自信了,就更加喜欢钻研、品味这一人物,对于江姐的革命精神,邬莉感觉到由衷地敬佩。有时候,她也会觉得江姐这一人物形象太崇高了,自己终究有些愧对,因为现实生活中,平凡如我们的思想境界都和江姐相差太远,但又正是因为如此,我们还要继续向她学习,坦荡、正能量、不畏强权、不畏艰险,顽强地生活!这一信念一直指引着她。
 
王青霞 第一代吉剧人、双枪老太婆扮演者
 

回忆是一本书,它写满了的酸甜与喜乐,而最让人满足的书写方式应该就是,当我们年纪大了,再次翻开那本书时,时时萦绕内心的都是满足与感动……
 
王青霞老师在谈及让她印象最深刻的事儿时,不禁说起吉剧团刚成立的时候。初时从戏曲学校毕业,她就和同学们一同到了吉林省青年评剧团,一年多之后,王青霞就已经是团里的主演,后来剧团并入吉剧团时,她的内心也是有过波动的。自己已经从评剧入了行,再改吉剧合适吗?团里的领导和同事都劝她,留在吉剧吧,吉剧需要人才。虽然思想上没法马上转换过来,但秉持着服从安排的想法,王青霞开始了她的吉剧生涯。好在新成立的吉剧团里都是老同学,大家彼此都很熟识,他们鼓励她安慰她,王青霞渐渐适应了、熟悉了,然后一演就是一辈子。
 
在吉剧排演《江姐》时,王青霞就开始接手双枪老太婆这一角色。最开始是自己研读剧本,然后体会琢磨、分析人物。王青霞老师说,这一人物身上的革命气质很吸引她,她爽朗大气,但内在的感情波动也很大,虽然戏份少但分量重,演好了,会在观众的印象中打下深刻的烙印,如果演得不好,对整个戏都有损失……
 

回首当年岁月,王青霞老师表示,真是有欣慰也有艰辛,欣慰的是自己能为吉剧献出一份力量,虽然这过程中有很多的苦,但如今回头一想,“是我们建设了吉剧,这是咱们吉林省的光荣,就好像是帮自己家里做了事情,没白付出,值得!”并且王青霞老师也表达了她自己的一些期望,那就是吉剧虽然有了这么多年的历史,但还有太多东西需要向其他剧种学习,吉剧不是到“中年”了,当下正是吉剧成长的关键时期。人在成长,吉剧也在成长,这需要大家拧成一股绳,努力让吉剧发扬光大。
 
肖汉臣 第一代吉剧人、乡丁扮演者
 

肖汉臣老师回忆说,自己来到吉剧团是 1959 年,那时候还叫新剧种实验剧团。1960年成立吉林省吉剧团,新剧种实验剧团和评剧团合并在了一起,位置就在现在安达街的电影机械厂,靠立交桥附近,如今已经变成了话剧团宿舍。
 
《江姐》是上世纪 60 年代初期北京歌剧团演完后吉剧团移植过来的,排《江姐》时他十八九岁,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团里要求每个人都必须有自己对于人物的理解,导演还要每个人都写一个人物小传。那时候小,对生活的体验还是有所欠缺,“乡丁”这个角色有一幕喝酒的情节,肖汉臣老师笑着说,他不会喝酒,也不知道喝酒是什么感觉、喝醉又是什么感觉。这怎么办?当时的西门胡同有好多小酒馆,考虑到这个角色地位不高,去不了什么大酒馆,他就找了这么个推洋车、拉脚儿人聚集、花上几毛钱就能吃顿饭的地方。这些人喝酒和现在的人不一样,他想“乡丁”那个人他爱酒如命,也一定和这些人喝酒的方式是一样的,要上个二两酒、一点小菜、一小碟花生米,一点一点地抿。那时候他光盯着这个就盯了一个礼拜。有时他也凑在人家跟前和他们唠嗑,或者花上两毛钱给人家买一杯酒看着人家喝,一边看一边想,怎么把那些感觉集中在自己身上。但进一步思考后肖汉臣发现,无论是工人还是打工的,他们都是劳动人民,身上没有匪气,如果直接将这样的体会放在“乡丁”身上还是不合适,所以他又进一步根据角色的年龄、身份、形体精心设计,这才有了舞台上活灵活现的那个“乡丁”。
 
肖汉臣老师说,一个角色没有经过精心设计是不会演出很好的效果的。唯有用心刻画、细心体悟,方能真正走进这一人物的内心世界。在舞台上没有小角色。即便是再大的演员,如果他演不好小角色,也不是好演员。当真正用心去演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特别过瘾,比吃什么好吃的都要高兴。
 
在肖汉臣老师的讲述中,笔者深深体会到,老一辈吉剧人对吉剧的深厚感情。在他们心里,自己就是和吉剧一同成长的。吉剧好了,那么自己就高兴!
 
梁学华 第二代吉剧人、江姐扮演者
 

梁学华老师表示,她和江姐这一角色的缘分可以追溯她在双辽县吉剧团的时候,那时候县团还没有分 AB 组,全团只有她一个江姐。这出戏太过火爆,演到哪儿大家都热烈欢迎,梁学华也一直乐在其中。但这其中也有很多难忘的艰苦时光,比如一次省内巡回演出到了梨树剧场,她患了重感冒,嗓子都化脓了,她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那么挺着演,一天两三场,下台后马上打点滴,回去再接着演。现在她丈夫提起这个事儿还很后怕,怕当时她真把嗓子唱坏了。但梁学华说,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演不够,也许这个人物已经无形中深深打动了她。
 
1992 年,梁学华调到了省吉剧团,2012 年团里复排《江姐》,一批一批演员都恢复了,到她这里是第二批演员。再次演绎这个角色,真是特别有感情。时常在舞台上,不自觉地就被这一人物身上刚毅的精神所吸引、震撼。她知道,唯有不断丰富自己、根据自己的嗓音条件进一步打磨自己的表演,才能对得起这个经典的人物形象。梁学华说,每当《绣红旗》那一章节的音乐响起时,自己耳边就回荡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的声音,伴随着故事剧情的推进,她每每都不禁热烈盈眶。
 
谈及这场交响演唱会,梁学华也表示很有挑战性,对于戏曲演员来说,基本已经习惯了戏曲的伴奏,突然和交响乐合在一起,刚开始的确是有点不适应,但好在已经慢慢适应了过来。她也希望这种全新的演绎方式能让大家接受。
 
秦丽君 第二代吉剧人、双枪老太婆扮演者
 

“从 1999 年开始,我就开始接这个角色。虽然双枪老太婆这个角色只有一场戏,但分量却很重。在我看来,这场戏也是属于结构最好、阵容最好、气氛最好的一场。尤其是从王青霞老师那里接过这一角色的重担,我真的感觉既幸运又忐忑。幸运的是,这个角色除了第一任邬丽老师扮演的‘江姐’我没有配合过之外,从第二任开始,我都合作过。我很有成就感,因为我一个双枪老太婆帮过了六个‘江姐’……”
 
从老师的讲述中,笔者可以清晰感受到,她对“双枪老太婆”这一角色的喜爱以及对吉剧艺术的热爱。这些年,秦丽君老师一直站在舞台一线,从没有脱离过舞台。还差两年,她就和吉剧相伴 20 年了。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吉剧岁月,很不容易,但秦丽君老师表示,她对舞台无怨无悔。在演出中,无论自己演的是主角还是配角,都要一个钻研劲儿,要去品味生活、理解人物。因为有时很可能就是舞台上微乎其微的一个闪光点,就能把这个剧的教育意义传递到观众心中。这就是实现演员的责任。那一瞬间,也是她在舞台上最快乐的时刻。
 
刘 杨 第三代吉剧人、江姐扮演者笔者
 

初次结识刘杨,是在 2016 年,那时是写一个戏曲专题的稿件。同样是《江姐》,那时的刘杨说:“我以为自己 40 岁才能演这个戏,想不到 30 岁左右就提前实现了这个梦想。”在刘杨心中,这个剧是神圣的,能演江姐是对一个演员功底的认可。江姐这一人物,虽然没有古装戏中的大量复杂动作,但内心戏演起来很过瘾,这部戏也赋予了很多优秀演员更多的东西。让这个角色仿佛有魔力一般,十分迷人。”作为一名年轻演员,刘杨在演绎这个人物时,也有自己的想法,“我所塑造的江姐更多是从年轻人的角度:当代年轻人如何看待经典作品,年轻人如何看待革命人物,这其中,我也融入了一些自己的理解……其实也很有压力,但如果不压榨自己,也就看不出自己有多大潜质。”
 
在这次的吉剧交响音乐会中,刘杨作为第三代江姐的扮演者和老前辈们同台演出。对于全新的交响演唱会形式,刘杨表示,“江姐看上去是一位身体单薄瘦弱的女性,但她的精神力量却是强大的,这种强大不是表现在声音上,而是体现在气势上。”为此,她在唱法、音量等方面做了诸多调整,这次演出对于每一个吉剧人来说都是一个新尝试、新课题,虽然舞台空间的原因让表演有了很多局限性,但他们会全力以赴诠释新版《江姐》。
 
唐建军第三代吉剧人、双枪老太婆扮演者
 

后台化妆准备的时间总是紧锣密鼓,第一次见到唐建军老师的时候她正在紧急备妆,化妆镜前,细细地一笔笔勾勒着眉型。除了一些特型妆外,很多演员需要自己上妆。时间久了,都成了出神入化、好且迅速的快手。得知笔者前来采访,唐建军老师放下手中的化妆工具,和笔者分享了她和《江姐》的故事。“……老旦也是演过几次的,但不知道为何,都不像老太婆这一人物那么吸引我……”5 年前复排《江姐》,唐建军开始了和这一角色的缘分。但由于身体原因,中间她一度离开舞台,说到这里时,唐建军老师略沙哑的嗓音中略带一丝难掩的遗憾,其实今天的她身体状况也不是最佳,“但这是团里的大事。”作为第三代双枪老太婆的扮演者,自己也有压力,但这么多年团里的同事都很帮助我、关心我,今后,我也会继续在人物刻画和唱腔上多向大家学习,多下功夫,不愧对团里的帮助和大家的关怀。
 
孙忠宏 第三代吉剧人、沈养斋扮演者
 

作为《江姐》剧中大反派的扮演者,还未上妆之前笔者很难想象,面前这位憨厚的老师就是台上的“沈养斋”。但演出开始后,笔者只感到满满的惊艳。这样的反差让笔者充满了好奇,他对于这一人物的精准阐释究竟是源于怎样的角色分析……
 
孙忠宏老师表示,当年接手这一角色时,自己并没有经过系统的过排,都是通过看录像和向老演员请教的。“这个角色真是个挑战,外表一定要沉稳,让人看不出来怎么坏,但骨子里却是特别阴险。他不是小打手,而是一个内心阴险毒辣的大反派,他都是用智斗和手段去刺激江姐,即便最后得知无法策反江姐,杀害江姐的时候,他也是看似沉静如水的……”这次能参与到音乐会的演出中,孙老师也表示很荣幸,他本人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是一种全新的磨砺和增长知识的转折点。


关于我们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传统文化为主打,树立"传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读性"风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内传统经典或是民间文化[2] 艺术形式,培育民 间艺术潜在市场,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风采。立足于吉林省,辐射半径 逐渐扩张,并逐渐覆盖全国。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网二维码

友情链接: 长春商报 中国·长白山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69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