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9275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网 > 文化视点 > 文化在燃烧 >
素日闲谈话“红楼”
作者:    

新时期的曹雪芹研究成果颇多。在香山,曹雪芹曾和张宜泉同游过一座废寺,200 多年后,这座废寺的遗址居然被找到了;乾隆二十三年(1758 年),曹雪芹曾前往敦敏家中参与鉴定《如意平安图》《秋葵彩蝶图》两幅古画的真伪,200 多年后,这两幅古画的藏身之处也居然被找到了,我忽然觉得,曹雪芹依然活在当下,依然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康熙的奶妈是曹寅的妈妈。康熙和曹寅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因都吮吸过一人女人温热的乳汁,注定他们要像生死相依的弟兄一样在人生的道路上搀扶着走下去。曹家本为“包衣”,但因这种特殊的人际关系飞黄腾达,和走向鼎盛的大清王朝建立起扯不断理还乱的蛛网般的关系。
 
曹寅是曹雪芹的爷爷。
 
曹雪芹的童年是在康熙大帝所给予的遮天蔽日的福祉中度过的,正所谓“锦衣纨绔、饫甘餍肥”;随着曹寅、康熙的相继去世,曹家盛极而衰,曹雪芹的少年时光、青春岁月则是在雍正这位老辣的政治高手的血雨腥风中蚕食殆尽的。乾隆加冕后,政治和社会环境有所改变,已是穷困潦倒的曹雪芹便愤而著书,这部书就是“字字读来皆是血”的《红楼梦》。
 
若想读懂《红楼梦》,首先应该读懂曹雪芹,这是《红楼梦》的内涵和外延对读者提出的要求。250 多年前的清朝皇室读者如此,今天的我们仍将如此。


 
《红楼梦》创作于乾隆年间,因为曹氏家族与大清王朝的特殊关系,《红楼梦》最初的抄本就在清朝宗室中悄然传阅开来,就连乾隆皇帝对《红楼梦》也略知一二。
 
雍正初年曹家被抄时,雍正责成怡亲王胤祥监管曹家事情,因而曹家与怡亲王府必然有一定关系。雍正八年(1730年) ,弘晓袭封怡亲王,他有很高的文学修养,著有《明善堂集》。这位亲王不仅读过《红楼梦》,而且还为我们留下一部弥足珍贵的抄本。有专家认为,怡亲王府抄本所根据的底本,很可能是曹雪芹的原稿本。
 
永忠的祖父是康熙第十四子允褪,他与曹雪芹并不相识。曹雪芹去世 5 年后,他在同为宗室的墨香家里看到《红楼梦》,并写下《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其一为: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
 
在永忠三首绝句上,其叔弘旿还有批语:“《红楼梦》非传世小说,余闻之久矣,而终不欲一见,恐其中有碍语也。”曹雪芹同时代的永忠称《红楼梦》“传神文笔足千秋”,因为在曹雪芹生前未能相见而“几回掩卷哭曹侯”。
 
我以为,永忠是读懂了曹雪芹、读懂了《红楼梦》的。
 
曹雪芹是作家,《红楼梦》是作品。然而,古往今来很少有哪个作家、哪部作品像曹雪芹、像《红楼梦》这样具有持久的生命力、持久的影响力以及持久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曹雪芹的人生际遇是真正意义上的大起大落,正是这样起伏迭宕的生活,才为他创作《红楼梦》提供了可能。当然,不是有这样生活经历的人都能写出《红楼梦》,曹雪芹的天资、天分和天才是成就《红楼梦》不可或缺的精神财富。所以,曾几何时,《红楼梦》是曹雪芹自传说、自叙说的论调甚嚣尘上,现在看来,无非是小题大做、把芝麻当西瓜了。即便是当下作家的当下作品,也一定会有作家本人的生活阅历掺和其中,但这不能等同于作家自传。由近及远,《红楼梦》中肯定会有曹雪芹的生活阅历和生活真实在里面,或许还是刻骨铭心的。但这同样不能等同于曹雪芹自传,把《红楼梦》只当小说来读就是了。
 
一个人是不是作家,似乎还没有一个十分严格而又具体的标准,如果以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为衡量的尺度,全国不过 8000 多人而已。但我们的作家群体则是相当泛滥的,写一首小诗或一篇短文,甚至是抄袭一首小诗或一篇短文,都会飞扬跋扈、自命不凡,你把他当成作家对待他都会认为是对他的贬损,非得要在作家的前面戴上“著名”的桂冠,呜呼!曹雪芹所生活的时代,恐怕还没有作家这种称谓,曹雪芹也不会以作家自居。根据非常珍贵的零星资料记载,想得到曹雪芹的诗文字画并不难,提上一壶南酒、带上一只烧鹅,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曹雪芹的传世之作自然是《红楼梦》,他的另外一部作品《废艺斋集稿》却鲜为人知。
 
曹雪芹有过锦衣玉食的富贵童年,但他生命的大多数时间则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过着“举家食粥酒常赊”的穷苦日子,他和社会最底层的人们惺惺相惜,《废艺斋集稿》的第二部分《南鹞北鸢考工志》是关于风筝制作技艺的教科书,这是他为残疾朋友谋生而作的。
 
《红楼梦》的重要源于曹雪芹的重要,如果没有曹雪芹也就没有《红楼梦》。有鉴于此,胡耀邦长子胡德平先生在北京成立曹雪芹研究会、创办《曹雪芹研究》杂志,继胡适之后再次给予曹雪芹极为热情的关注,在曹雪芹研究上堪称“二胡合奏”。
 
新时期的曹雪芹研究成果颇多。在香山,曹雪芹曾和张宜泉同游过一座废寺,200 多年后,这座废寺的遗址居然被找到了;乾隆二十三年(1758 年),曹雪芹曾前往敦敏家中参与鉴定《如意平安图》《秋葵彩蝶图》两幅古画的真伪,200 多年后,这两幅古画的藏身之处也居然被找到了,我忽然觉得,曹雪芹依然活在当下,依然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曹雪芹晚年曾在香山居住和生活过,或许亦命殒于此。虽然真正意义上的曹雪芹故居已不复存在,但曹雪芹毕竟在香山创作和修改过《红楼梦》,香山无疑是凭吊曹雪芹最为理想的去处。
 
每次去北京,只要时间允许,我都要到香山植物园里的曹雪芹纪念馆转转,这排老屋因发现与曹雪芹有关的题壁诗而轰动全国,称其为曹雪芹故居的说法亦铺天盖地。每次来这里,都没有特别显著的变化,山还是那样的山,水还是那样的水,花还是那样的花,草还是那样的草。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频频而至呢?那大概就是曹雪芹情结、《红楼梦》情结的驱动吧?

关于我们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传统文化为主打,树立"传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读性"风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内传统经典或是民间文化[2] 艺术形式,培育民 间艺术潜在市场,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风采。立足于吉林省,辐射半径 逐渐扩张,并逐渐覆盖全国。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网二维码

友情链接: 长春商报 中国·长白山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69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