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9275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网 > 文化视点 > 文化在燃烧 >
丹青幸有关东梦 已把他乡当故乡
作者:    

曹文汉1937 年生于北京。1957 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师承李桦、古元、黄永玉、王琦、陈晓南、夏同光、周令钊、伍必端、靳尚谊、李宏仁、庞涛等先生。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吉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东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在国内外多次举办个展、联展,并在国内外多次获奖。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6 年中国版画家协会授予其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中国美术馆、北京鲁迅博物馆、珠海古元美术馆、上海鲁迅纪念馆、哈尔滨艺术宫版画博物馆、英国斯特拉福莎士比亚中心博物馆等均收藏其版画作品。2014 年 5 月21 日,在北京鲁迅美术博物馆举办曹文汉黑白木刻人物展,被誉为当代中国黑白木刻人物肖像代表性画家。出版有《古元传》《我的油画之路——靳尚谊回忆录》《曹文汉版画集》《曹文汉关东人物速写集》《版画技法与鉴赏》 《怀珠雅集·曹文汉藏书票》。



最近,80 岁的曹文汉先生在长春书嗜 24 小时书店举办了《曹文汉肖像藏书票展》。他从自己创作的 180 多枚肖像藏书票中精选了 102 枚,如此规模的肖像藏书票个展在国内尚属首次,亦在中国藏书票发展史中留下了一道印痕。
 
很多年轻人蜂拥而至,欣赏这些于他们而言异常新鲜的艺术精品。这有点像近些年的“民国老课本热”,当我们沉醉浮躁与喧嚣,身心疲惫、审美疲劳时,恰好有一些距今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文化物件(元素)映入眼帘,我们多半会条件反射地对之生发好感,且那好感是自发的、强烈的,是距离产生美,亦是一种文化的轮回。
 
1962 年,一个 25 岁的年轻人从中央美院毕业,告别故土北京,只身来到长春。崇拜陈寅恪的他应了陈的诗句“且认他乡作故乡”,再没离开北国春城。“丹青幸有关东梦,已把他乡当故乡”,他自己的这句诗,更是表达了他对吉林、对艺术的情感,一种真挚到极致的情感。他就是曹文汉。
 
木刻,在黑白的局限中领悟无限
 
“在多彩的世界里,我的眼里只有黑白,并在黑白的局限中领悟着它的无限”,曹先生以黑白美学践行着鲁迅先生“木刻究以黑白为正宗”的美术思想。无论是黑白不受人喜欢,还是套色成风,他都坚持用黑白的视角和语言专攻黑白木刻,数十年来,创作了千余幅作品。
 

 

与其他版画家相似的是,他也刻风景,但他最擅长且最为业界看重的,是木刻肖像。鲁迅先生曾说过,“中国的木刻家,最不擅长的是木刻人物”,但曹先生“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钻进木刻人物的道,“一条道走到黑”。
 
在曹先生的木刻肖像作品中,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当属“世界文学家艺术家木刻肖像系列”。绘画、演艺、写作等所有的艺术形式,都避不开“形似易神似难”的规律。照着某位文学家的相片,在木板上一刀一刀地刻,刻上多幅,或许能够做到大体上的形似,但如果没有底蕴和思想,即便刻得再多,也不可能达到神似。
 
曹先生自小喜爱读书,曾广泛阅读世界文学名著。他爱读契诃夫、陀思妥耶夫斯基、巴尔扎克、茨威格、大仲马、罗曼·罗兰……读作品,读作品的评论,读作家的传记。放下书卷,他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陆续将这些文学家精制成版画,黑白里、线条间,涌动着其无限的崇敬。
 
知人论世,本是传统文学批评的重要方法,他将此法移植于木刻肖像的创作,在形似的基础上,将文学家的个性、文学作品的风格、文学家所处的时代特征等融入作品。
 

版画《莎士比亚》被美国图书用于封面(1988 年)

比如,他将但丁的神情刻得极为凝重,诗人的忧患与悲悯自然地弥漫开来,再往深层看,诗人思想的矛盾亦通过这种凝重显现出来,即诗人在特殊历史时期的新旧思想的矛盾。再比如,他巧用漫画风格,将塞万提斯刻得庄重严肃,右上角刻着文学家笔下的主人公堂吉诃德与桑丘远去的背影(悲喜交加),透过版画,观者便能体会到“堂吉诃德”饱含泪水的笑容,是一种充满苦涩的荒诞。
 
“黑白木刻越来越少,以黑白木刻表现人物肖像的作品更为鲜见。出现在他黑白木刻画上的人物,他们的外貌与个性特征,都是作者以极为简洁明确的艺术语言表达出来的。作者以线条为主干,结合鲜明的黑白对比,加上少许中间色调,烘托出人物的立体感和质量感。他常常以明显的轮廓线勾画出人物肖像的外形,使整个形象突现于画面,用刀干净利落,黑白分布适当,画面予人以生动、清澈、明朗的印象。作者显然是把西方黑白木刻大师的黑白艺术技巧和我国古代木刻运用线条的功力结合起来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特有的艺术风格。”中国美术家协会原党组书记、副主席,中国版画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教授,著名版画家王琦先生在《曹文汉版画集》序言中对曹先生的版画作品评价颇高。
 
曹先生阅读不止、刀耕不辍,完成了速写到版画速写、一般造型到版画造型的过渡。终成“当代中国黑白木刻人物肖像代表性画家”。
 
爱书,藏书读书之余创作藏书票
 
曹先生的藏书不是很多,但有两个书柜是他最在乎的,这两柜放的全是西洋经典画册。比如,20 世纪 80 年代,有本定价 160 元的《达利画册》,外文书店只进了一册,曹先生在外文书店用一个月的工资抱回家的。
 
他嗜读的习惯并非后天培养的。小时候,他就读家藏的民国时期珂罗版书,如《第五才子书》(即《水浒传》)。除了古典名著,他和很多同时代的孩子一样,痴迷武侠小说,“熟读”《三侠剑》《十二金钱镖》《三侠五义》《童林传》等。到了中学,他读老舍、曹禺等中国现代作家的作品,他用半年时间读完《约翰克里斯多夫》(四册,从北京一中图书馆分次借),还读了《卓娅和舒拉的故事》《青年近卫军》《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苏联小说。他最喜欢大仲马的《基督山恩仇记》(当时北京图书馆有),他利用假期去了十多趟,终于读完。
 
有一本书,他更是读了近 20 年,即陆键东的《陈寅恪的最后 20 年》。他读第一遍时,就被吸引住了。他认为这本书之所以好,是因为作者挖掘了很多一手材料,作者的史学和国学知识绝非一般,更重要的是作者抱着充沛的感情书写。“我读这些书的根源是想补一补民国的课。”经历过民国的他几乎把有关陈寅恪的重要书籍买了个遍,还读了大量民国学者的著作及他们的传记,且在美术创作和文章中学习借鉴了民国学者的“追求学术独创性”“尊崇实证主义”等精神品质。
 
藏书票是微型版画,素有“版画珍珠”之称。爱书的人,多喜欢藏书票。除了阅读,曹先生还以制作藏书票的方式,向书表达一种特殊的情感,并“把藏书票的创作作为版画创作的拓展和延伸”。
 
人物最难表现,但曹先生执拗地踏进这条荆棘密布的路。他的肖像创作在一定时期被看作是“习作”,无缘美展、版展。但他仍长久地甘守寂寞和清贫,用他的话讲,甚至有些悲壮,终为我们呈现了大量的肖像藏书票佳作。
 
在他的刻刀下,莎士比亚、波德莱尔、毛姆、乔伊斯、帕斯捷尔纳克……鲁迅、胡适、闻一多、张爱玲、金庸……无不形神兼备。这与其对作品的精读、对作家精神世界的感受密不可分。叼着烟斗的萨特和面带微笑的德·波伏瓦面对面,藏书票通行拉丁文“EX-LIBRIS”被刻成爱因斯坦的胡子,更透出他的幽默和情趣。
 

曹文汉给学生上版画课

他刻自己的老师,还刻自己的学生。表现学生时,他将漫画手法融入木刻,制出“大头小身子”的书票,这是给学生的礼物,亦是最好的示范。
 
人体艺术是藏书票的重要题材,他刻了一批人体,或丰腴,或纤细;或孑立,或结伴;或东方,或西洋。线条流畅、灵动,静止的体态充溢着流动的美感。
 
他创作诸多彰显关东风情的作品,比如那组经典的延边人物,没有半句朝文,却将朝鲜族风貌刻画得淋漓尽致。这缘于其多年在延边体验生活,大量收集素材,画生活速写的经历。
 
他以东方的审美风韵将藏书票这一舶来品做得风格独具,“书色怡人”。
 
速写,定格特定年代的黑土记忆
 
读初二时,曹先生就进了北京一中美术组,师从金玉峰老师学画素描、速写。他回家常画弟弟和姐姐。读高中时,他常去后海说评书的地方,当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坐板凳才要给钱,所以他就站在人群后面画速写。1955 年,中央美院招“高中班”,由各高中推荐,每个礼拜天上午画石膏,他进了这个班,整整两年,风雨无阻。1957 年,他考进了中央美院。师从版画大师,而素描一科,更是师从靳尚谊先生学了整整 5 年。
 
1962 年,曹先生被分配到吉林省艺术专科学校美术系任教。1963 年暑假,他和版画家吴海寿先生计划到农村体验生活,在吉林省美协的支持下,他们在榆树五棵树公社一个小村子待了 10 多天。曹先生画了一批速写,即《走进榆树庄稼院·1963》。
 
画面上的庄稼院,或许有的仍被使用,或许有的早已消失,不管现实怎样,那个时间点的榆树庄稼院的景致都定格在文汉先生的速写里,而且这种定格注定是长久的。
 

木刻和本人“互动”

学院派往往是地气不足的,和村庄多是疏离的,且缺乏乡村生活经历,所以很难对村庄生发情感和审美。在极有限的时间里,为什么文汉先生能围绕庄稼院画出一批速写?除了上述扎实的基本功,我以为,还有一个原因——
 
1960 年,在中央美院学习期间他和同学曾随古元先生在河北怀来县深入生活,古元先生时常告诫弟子,“你们对农村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要有感情,熟悉了,喜欢了,就会有灵感。你们要学会在平凡的生活中发现不平凡的诗趣。”他谨记恩师教诲,无论是在北京,还是在长春,这个城里人的内心始终与村庄无限地贴近,他真诚地与村民为友,留心村庄的风景与生活。
 
速写讲究效率,画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后续如果再修改、增删,即便完美,也不是当时的艺术感觉了,且有悖速写的本质。速写,尤其是上好的速写,不仅是艺术准备,还是独立的艺术存在。这有点像写作,作家灵光一闪,拿出笔在纸片上写了几个片段,可当做创作素材,也可直接成为作品。
 
1964 年 -1965 年,他画了“榆树农村人物”速写,比照片更真切、更朴拙、更有质感。小妞、丫头、老农、羊倌、豆腐匠、车老板、小会计、保管员、生产队长、转业老兵,那种身份以及特定时期的特点都栖于每个人物的神色与形态上。

 

他曾在扶余油田工作 7 年,画了很多油田工人,劳动场面和具有生活情趣的系列速写作品,形象地反映了油田的精神风貌。
 
曹先生坚持用速写呈现平凡中的诗趣,用速写绘就黑土地里的美学,定格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黑土记忆。
 
师承,传恩师大德大艺再育新苗
 
在中央美院学习期间,曹先生师承古元、李桦、黄永玉、靳尚谊等先生。
 
大二时,李桦先生给他们上创作课。他当时创作了这样一个画面,在公园的长椅上,几个年轻的姑娘在谈话,长椅的前面有花,他给画作取名《迎春花》。李先生看后,指着花说:“这不是迎春花,我明天把我的速写带给你看。”第二天早上,李先生把自己的速写本递给他,里面有七八页都是画迎春花的花、叶、茎、枝,准确、具体、生动而优美,从李先生的速写里,曹先生才知道什么是迎春花。
 

有一天中午,在央美操场的沙坑,黄永玉先生穿着背心,夹着木板,木板就是后来的《春潮》。黄先生用沙土堆了个小堆,曹先生问老师干什么,黄先生没吱声,而是捡了根树棍在沙堆里搅动,观察沙子怎么转,想象水的旋涡。黄先生给他们上木刻技法课,第一堂课讲磨刀,有的刀要磨两三个小时,大伙儿都觉得不可思议。后来黄先生给他们看他的作品,大伙儿全服了,真切地感受到“磨刀不误砍柴工”。
 
1972 年,曹先生刻了两幅小木刻,寄给古元先生求教,6 月,古先生在回信中给他很大鼓励,并指出很多缺点和毛病。1984 年 1 月,古先生在信中谈到他寄去的木刻:“《瑞雪》我更喜欢些……天空如果我来处理,我会完全用黑色。”曹先生立即把天空灰色铲掉,补上了木板,印出来,简直神了,明快之极,完全变成了另一张画,《瑞雪》1984 年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美术》2003 年 12 期内页的封面画、《新华文摘》2004 年 3 期的封底都选用了《瑞雪》。1984 年 5 月,得知曹先生受到了很大委屈,古先生在信中写道:“……即使自己委屈了,暂时的委屈不要紧,长时期的委屈也不要紧。历史上有很多杰出的人物,一生都生活在委屈之中,几十年以后,就什么不愉快的事都能泰然处之,不会去影响自己的正确方向,不会被一些不愉快所干扰”。1987年 4 月,古先生在信中说:“由你执笔为我撰写传记,我很高兴,表示同意,如需有关资料,以后再联系。”古先生的信任和支持,构成了曹先生的原始动力和精神支撑,他终于完成了《古元传》的写作。1995 年 8 月,是古先生的最后一次来信,他首先告知:“现将题字寄上,祝愿你的版画集早日印出来。”继之在信中写道:“我的身体不好。”这是古先生几十年来第一次提到自己“身体不好”,但他仍在信中对曹先生说:“希望你注意劳逸结合……最主要的是要有健康的身体,才能够做出好成绩,做出大贡献。”
 
靳尚谊先生比曹先生大三岁,是他入读中央美院的启蒙老师,当时五年制有四年是素描,都是靳先生教,五年级,他的创作是农村人物肖像,导师是靳先生。靳先生上素描课时,严厉而少言,礼拜一布置作业,礼拜三、礼拜五各来一次,给学生们提出修改意见,对学生最好的评价就是“可以”。1981 年,靳先生到长春来讲学,他住师大,晚上有个老师请他吃饭,靳先生给他画了张素描像,画得非常像,但某些局部不太协调,曹先生能看出来。饭后,曹先生送老师回住处,靳先生一直低头走,不停地自言自语,“不好,不好”。靳先生说这张像画得不好,曹先生说挺好的。靳先生忽然转身指着曹的鼻子说,“曹文汉,我告诉你,对于造型的不准确我不能容忍。”曹先生吓坏了。曹先生当年读书时,俄国的巡回展览画派在中国正盛行,列宾、苏里柯夫等都是这个画派的,他们的导师是画《无名女郎》的克拉姆斯科依,同学们对靳先生亲近、惧怕、服气,背地里给靳先生起了个外号,克拉姆斯尚谊,把其当成大家的精神领袖。1998 年,曹先生写完《我的油画之路——靳尚谊回忆录》(靳尚谊口述、曹文汉撰文),吐露了这件隐瞒了几十年的事,靳先生笑了,“我第一次听到,第一次听到。”



在版画作品《蔡若虹》前合影留念,中 间 为 蔡 若 虹 之女、我国著名导演蔡晓晴(主要作品有《蹉跎岁月》《三国演义》《文成公主》等),右一为古元先生之长女古安村(珠海古元美术馆名誉馆长),左一为马榕曈(长春市宽城区少年宫美术教师,马为曹文汉儿媳、代表曹文汉赴京参加展出活动。)
 
王琦先生在中央美院其实没给他们上过课,但后来曹先生与他接触比较多。王先生当初出了本《艺海风云》,他让曹先生写个评论,时间很紧,王先生改了几个地方,发在了美术杂志。发稿前,王先生给曹先生来了封信,他写道,“在未得你同意的情况下,我将文章中某些我认为不很恰当之处,做了修改,奉告如下:1.P1-1 行,删去‘王琦师寄赠的自传体巨著’;2.P1-8行改为‘元老之一的王琦’;3、P2-8 行,删去‘更多地’三字……我想你不会反对这样的改动,因而我就擅自做主了,希谅。”曹先生一直保存着这封信。
 
被誉为新中国美术奠基人之一的我国著名画家、美术理论家蔡若虹先生在出版美术评论集《理想的美比实际生活更美》前,邀曹先生写序,曹先生受宠若惊,认认真真地完成序言,并在书前为蔡先生刻肖像《耄耋之火》。蔡先生在评论集的后记中写道:“我请这两位专家写这本小书的序言(另为中国美协分党组成员王春立),目的是向读者推荐两位卓越的新人,说他新,并不新在比我年轻,而是新在比我老练,比我思想活跃。他们都具有洞悉文艺品质优劣的锐利目光,都擅长思想言论的观察与剖析。我请他俩写序,一方面是想他们在我晚年写作的夕阳返照中辨别黄昏的深浅,一方面也是让他们在流行的胡乱吹捧中打开一个比较实事求是的新局面。”蔡先生还特意书赠一首七绝给曹先生:“心有灵犀一点通,关山何惧隔千重。天涯幸有知音笔,常在衰翁梦里逢。”
 
曹先生先后在吉林艺术学院美术系、东北师范大学美术系任教近 40 年,他毫无保留地将所学的从艺做人的妙理传给自己的学生。在教学上,他把导师们教给他的方法、理念,选择性地融入到教学中。素描教学方法就完全按照靳尚谊先生的方法。
 
在木刻课里,他有一些新的思维,即“木刻写生”,直接在板子上画人像,这能够保持木刻的新鲜感。“木刻写生”他画了几百幅,其中给学生画的有一百多幅,既锻炼了自己,又让学生受到直观教育。“学生可以原谅你一千条错误,但如果没有真实本领,学生不会原谅你。另外,你要求学生做到的,你早就应该做到。”“教学,我的自我评价就是敬业二字,其余的,留给学生去说。”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两句教学心得。
 
捐赠,让藏品回归社会回归艺术
 
说到收藏,他是一个个性十足的民间收藏爱好者。
 
20 世纪 80 年代,他开始收藏唐朝开元钱币,竟收藏了 300 多种,有数十枚较珍贵。20 世纪 90 年代,他偶然在古玩店购得几张“文革”时的糖纸,上面印有样板戏的图案。“当时全国很流行的芭蕾舞的白毛女造型,寥寥几笔就出来了,完全就是一个剪影,非常美。”他开始收藏糖纸,他认为糖纸艺术反映了特定历史时期的风貌,涉及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等多个领域。他共收集了 600 多种糖纸。
 
“收藏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项兴趣爱好,它的商业属性于我而言不是最重要的,我更享受那种边学习边收藏的过程。”2014 年 6 月,这位把自己定位成“业余收藏爱好者”的东北师范大学退休教授将自己的 1649件民俗藏品(包括钱币、报纸、糖纸、票证)捐献给东北师范大学东北民族民俗博物馆,“向学校、向社会表达热爱之情”。
 

1955 年,北京第一中学美术组在美术老师金玉峰带领下,背行李步行到潭柘寺进行写生。图为途中休息,右边第一人为曹文汉

2014 年 5 月 21 日,由北京鲁迅博物馆、吉林省文史研究馆、吉林省美术家协会主办的“曹文汉黑白木刻人物展”在北京鲁迅博物馆开幕,靳尚谊先生题写了展名。展后,曹先生将 80 幅凝结了其毕生心血的作品捐赠给鲁迅博物馆,他通过这一方式,向艺术致敬,向鲁迅致敬,向所有教过他的老师致敬。
 
2016 年,曹先生将自己珍藏的 23 件珍贵信札捐赠给北京鲁迅博物馆。这些藏品包括中国当代美术大师、大家、前辈,蔡若虹、李桦、力群、古元、彦涵、王琦、李平凡、杨可扬、邵克萍、朱鸣冈、靳尚谊、晁楣给曹先生的信札 21 件。还包括 1931 年鲁迅先生在上海举办木刻讲习所聘请主讲木刻技法的日本友人内山嘉吉先生和一生致力于研究、推广、弘扬中国当代木刻的日本著名专家学者小野田耕三郎寄来的贺年卡。总计 23 件的信札都具有珍贵的历史价值和学术价值。表达了他对自己的老师、前辈、外国友人的感恩之情和深切怀念。
 

木刻《作曲家尚德义》正式展出,左为尚德义,右为作者曹文汉


木刻《声乐教授姚湧》正式展出,右为姚湧,左为作者曹文汉

 

这些藏品走出了曹先生的屋子,回归社会,回归艺术,更好地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我和最初一起搞版画的人相比,没什么太突出的地方,能够得到今天这样一点点认可和成就,就是因为我的坚持。”“别人可能把劲儿都分散了,可是我就是盯着这一个点,每天抠那么一点儿,日积月累下来,也许比别人好一点点。”曹先生这样评价自己的创作。
 
无论曹先生如何淡定,但历史不会忘记,这位“文化闯关东”的典型代表和“文化闯关东”这个群体,以及吉林土生土长的艺术家,为吉林文化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是点亮吉林文化星空的璀璨星辰。

关于我们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传统文化为主打,树立"传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读性"风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内传统经典或是民间文化[2] 艺术形式,培育民 间艺术潜在市场,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风采。立足于吉林省,辐射半径 逐渐扩张,并逐渐覆盖全国。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网二维码

友情链接: 长春商报 中国·长白山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69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