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9275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网 > 文化视点 > 文化在燃烧 >
杨承鑫:触碰灵魂剧本是人性的延伸
作者:    

 


在演艺行业中,话剧人总说自己是“内心无比丰盈的逐梦人”,高额的投入与较低的产出不成正比,使更多的人离开了这个行业。对于编剧来讲,儿童剧的创作本就不符合“追名逐利”的路,而杨成鑫却是一个认准了一条路,谁也拽不回来的人。
 
记者:真没想到本子写得这么好的人这么年轻,学什么专业的?
 
杨承鑫:戏剧影视文学,专职写剧本的。
 
记者:怎么这么“想不开”啊?
 
杨承鑫:说实话从小就没有想开!平时我也没什么爱好,不喜欢玩游戏也不爱运动,就是对文字有一种特殊的痴迷。这么说吧,不管在哪,只要有字的地方我就能待得住,在我眼里无论什么文字都会有一种特别的点吸引着我,让我觉得好玩并且有意思。
 
记者:那您一定是博览群书咯!
 
杨承鑫:博览群书不敢说,但是小时候看课外书没少被收拾。因为在家长眼里这是不务正业的表现,为此长辈们还发明了一个词叫“看大书”,当时我以为是厚的书才叫大书,后来他们告诉我说和学业无关的都是大书。不过虽然当初受了点“委屈”,对于现在创作来说可是个好事,现在我回家偶尔调皮还要调侃一下老爸老妈,当初大书看的少了。
 
记者:学这个专业家里支持吗?
 
杨承鑫:最开始的时候家里人觉得是负担,并且遭遇了集体反对。因为在大众视野里演员、编剧不是常规职业,不如公务员、教师稳定,也很难获得成就,经常会有人问以后做什么,指着什么生存,五险一金怎么办,让我很头疼。不过现在有了作品好多了,毕竟我喜欢啊!
 

记者:哈哈,你可以说我靠才华啊!在创作《月亮上的皮鲁修修》之前,做过什么?
 
杨承鑫:才华这个还真不好意思说,只是文字的排列组合对于我来说,是一种乐趣。大学之前步步高征文比赛、萌芽杂志征文比赛都有得过奖,也刊发过一些作品,但是上了大学之后,遇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梦,从孤军奋战转向团队作战,我就有了底气,于是话剧、小品、电影、纪录片都有过尝试,不过以后我想一直坚持做儿童剧。
 
记者:儿童剧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呢?
 
杨承鑫:学理工是改变世界,但是学文学和艺术是改变人思想的。如果想要完成这个目标,自然要从娃娃抓起,我想让世界变得更好。

记者:你作品的灵魂与主旨,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杨承鑫:我想给孩子们讲当代的原创故事,而不是复制千百年前的儿童思想。摒弃低幼化、流俗化,将无限的想象空间放逐于舞台,探讨新的内涵和时代意义,用简单的故事讲述深刻的道理,并且留出探讨的空间,实现亲子氛围里另一种教育的升华。
 
记者:是一棵树触碰另一棵树,一朵云触碰另一朵云,一个灵魂触碰另一个灵魂?
 
杨承鑫:我觉得我的脑海里有一个舞台,画的是简笔画,导演赋予色彩,演员注入灵魂。我们把美好的东西搬到了舞台,可以让孩子们在云里、树里甚至是梦里获得成长。身边人都说我在创作的时候眼神里会散发着童稚的光,我很喜欢这种纯粹的感觉。
 
记者:那你是先有画面,还是先有思想?
 
杨承鑫:画面先行,但是我会成为我笔下的人物,它们不受我的控制,我觉得会被欺负,很纠结。
 
记者:列夫·托尔斯泰对安娜·卡列尼娜结局的困惑?
 
杨承鑫:是的,不受控制,会呈现很多枝干,然后自己再痛心地删减。很期待修理后的《假话王国》,梦想永
远是下一个。
 
记者:会孤独吗?
 
杨承鑫:在关注度上编剧确实有点落差,但是创作是团队协作的事,成绩都是大家的,每一个人都在付诸努力。尤其是自媒体时代写作的门槛太低,但是想要站在顶峰需要不断充实自己。既然不是天才,那就用努力把幸运女神拽到家里吧!

 

关于我们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传统文化为主打,树立"传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读性"风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内传统经典或是民间文化[2] 艺术形式,培育民 间艺术潜在市场,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风采。立足于吉林省,辐射半径 逐渐扩张,并逐渐覆盖全国。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网二维码

友情链接: 长春商报 中国·长白山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69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