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9275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网 > 特别策划 > 影视流金 >
大鹏:小镇青年的逆袭
作者:    

 
我们熟悉两种人生姿势:“飞黄腾达”和“赖在地上”。很少有人能把两种人生姿势结合得浑然天成,如果硬要找一个人,那么大鹏算一个,虽然这么说大鹏会 99% 不同意。因为他从来没 “赖在地上”,也未“飞黄腾达”,那些概念只是恰巧可以让普罗大众形容之前的他和现在的他。
 

这个吉林小镇青年的经历,大约可以被当作一个平凡人物励志逆袭的范本。
 

 
大鹏,董成鹏,现在是电影《缝纫机乐队》的导演;再往前是电影《煎饼侠》的导演;再往前是网剧《屌丝男士》的编剧、导演、主演;再往前是《大鹏嘚吧嘚》的主持人;再往前是《明星在线》的主持人;再往前是搜狐娱乐的小编辑;再往前是找不到工作的北漂青年;再往前是吉林建筑工程学院管理系的大学生,酷爱唱歌;再往前是小城集安的高中生,全集安吉他弹得最好的人;再往前是很少有父母陪的小学生, 班上最自卑的一个, 因为他没上过学前班,不会唱儿歌,也不会那些简单的题目。
 
越往前,那个时间段越长,他拍《煎饼侠》进入 10亿元导演俱乐部也不过是两三年前的事情,《屌丝男士》也不过是 5 年前开拍,在此之前,他就是在搜狐一个月拿几千块钱工资的一个“黑工”(大鹏很长时间并不是搜狐的正式员工)。即使主持《明星在线》有了一定的名气,还是有随时会被换掉的危险。因为在导演的眼里,大鹏外型不够帅,穿着又太乡土,东北口音严重,平翘舌不分,用科班出身的导演的话来说:“像你这个水平,在广播学院食堂卖盒饭都不够资格。”
 
更遑论还未大学毕业就因为当歌手心切,被骗去了三万八千块钱。
 
所以古语说的有道理,事非经过不知难。
 
但这是一个看重结果的时代,每个人都在时代的快车道上,超车或者被超,无一幸免。
 
人往往被记得的,都是光鲜靓丽的样子,至于光鲜靓丽背后所付出的艰辛,人们一点兴趣也欠奉。
 
大鹏之所以能拍《缝纫机乐队》,是因为《煎饼侠》拿到了 10 亿元票房。资本点头,上门找你,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前面的成功可以换来后面的任性。
 

 
任性之前,你得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大鹏从来没有回避这一点。
 
大鹏出过两本书,一本叫《在难搞的日子笑出声来》,一本叫《先成为自己的英雄》。字以言义,书名代表我的心,大鹏之心,路人皆知。
 
《在难搞的日子笑出声来》 是在 《屌丝男士》 大火之后,《先成为自己的英雄》是在《煎饼侠》过 10 亿元之后。
 
说实话,《煎饼侠》这部电影拍得很一般,但赶上中国电影的“好时候”,之所以加引号,是我认为当时的中国电影市场像那 6 个字,人少钱多速来。
 
在这个圈子里久了,多少有了点眼力,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会带着辩证的眼光去看。
 
当时我在自媒体上写了一篇文章,标题大意是“《煎饼侠》这部电影,应该能过 10 亿元吧”,一堆网友上来喷我,其中一个留言说:如果《煎饼侠》过 10 亿元,我直播吃翔。后来《煎饼侠》过了 10 亿元,我去问那位网友,先是不吭声,后来居然把名字注销了。
 
不过我认为《煎饼侠》能过 10 亿元真的不是这部电影拍的太好,别说太好,甚至连好也算不上。
 
这部电影的成功, 一半是因为 《屌丝男士》 的流量效应,这部网剧实在太火了,火到这部剧播出时,可以让搜狐视频暂时笑傲于视频类网站江湖。一半是因为那时的电影都太差了,出来一部差不多的,大家就都去捧场,何况喜剧本来就容易大卖,就像《泰囧》当年创了票房纪录,我是百思不解,但这就是中国电影市场。
 
再加上大鹏确实足够努力,一个人足够努力,就能得到与他努力足够匹配的东西,如果他还有好的人缘,那运气就更不会差了。
 
足够玄学,足够梦幻,也足够美好,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跨进“10 亿”那个门槛,数学不好的人,光数 1 后面那 9 个 0 都够晕眩了。
 


 
有人说,《煎饼侠》是华语片领域最具争议的成功,而《缝纫机乐队》则是华语片领域最具争议的失败。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缝纫机乐队》都比《煎饼侠》更像一部好电影。
 
对《缝纫机乐队》,大鹏显然寄予了足够厚望。相比《煎饼侠》,《缝纫机乐队》应该才是大鹏心里最想拍的电影,那是他少年时的梦。
 
大鹏高中时真的搞过乐队,而且是在高一时。
 
年少轻狂的大鹏先是找了一个高二的学姐,又找了一个会弹电子琴的小女孩儿,还把给了自己吉他启蒙的叔叔找来当了贝斯手,乐队起名“见证乐队”,演唱会名叫“告别的见证”。因为这场演唱会结束后乐队就解散,一个高中生的梦想,搞一场演唱会就好。
 
结果演唱会出乎意料地成功,原本容纳 300 人的场地,最后不知塞进了多少人。演唱会结束后,见证乐队解散,余威犹存,趁机聚集了全集安技术最好的鼓手、贝斯手、主唱等,又成了立了“及格乐队”,意思是玩摇滚学习也能不错,至少能及格。
 
35岁的大鹏,午夜梦回时,一定少不了自己高一时拉风的样子,那是一个少年的音乐梦想。
 
应了那句大俗的话, 梦想还是要有的, 万一实现了呢。
 
当他有能力按自己的想法再拍一部电影,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的时候,他拍了《缝纫机乐队》也就不令人奇怪。
 
故事、质感、张力、演员,这部比《煎饼侠》更像电影的电影却在第一天大卖之后,票房急转直下,虽然后期口碑有所逆袭,但 4 亿元的票房别说和《羞羞的铁拳》的 20 亿元相差甚远,就连《煎饼侠》的一半都没到。
 
有人说,大鹏在为《煎饼侠》的透支埋单。
 


 
经历点挫折也是好的。
 
人生就像正弦 Sin 曲线,波峰波谷都要有。一条直线平平的,那就没救了。
 
纵然经历万千,但心中仍然能留着一块位置,安放美好与坚持。
 
大鹏想说的东西是多了些,那些是他小时候想说而无法说的,长大未成名前想说而无人听的,终于有了一个开口的机会。
 
小学时,大鹏就老是找存在感,因为别的小朋友都不爱和他玩。他甚至说孙悟空是他叔叔,只为了不扮演妖怪而挨欺负。
 
初中时,自己写歌自己唱,还灌录了一张专辑,说是灌录,就是拿老式录音机自己一点一点录,出去卖,一张都没卖出去。
 
高中时,大鹏为了得到心仪女孩的注意,拼命写东西给杂志投稿,结果稿子发表了,女孩转学走了。
 
大学时,组了乐队的大鹏,一心只想成为歌手,在网络聊天室认识的一个只有名字的网友介绍了一个唱片公司的所谓老总给他认识,他就猪油蒙了心般地信了,千求万求找父母要了三万八千块钱给人家用来做专辑,结果当然是打了水漂。
 
大学毕业后在老师的同学的公司打工,每天丈量煤堆的高度,脸永远洗不干净。
 
所以你看这些,在当时都是失败和挫折,拉长了看,未必不是财富。只是当你可以说时,“度”就很难把握。韩寒说大鹏这部电影将理想放在最明显的地方,用更成熟的节奏,更纯熟的技巧,更不像段子的笑点和更投入的用情来讲这个故事。
 
这是大鹏的个人经历决定的,无他。
 

 
无论是《煎饼侠》还是《缝纫机乐队》,电影中都出现了赵本山弟子的身影。
 
《煎饼侠》 中的东北F4, 莱昂纳多·小沈阳、 约翰尼·宋小宝、克里斯蒂安·刘能、尼古拉斯·赵四。《缝纫机乐队》中的破吉他乐队四大天王,尼古拉斯·赵四,汤姆·宋小宝,马克·宋晓峰,布拉德·文松。
 
为什么大鹏有这么大的面子,因为,他是赵本山第 53号弟子,也是上面这些人的师兄弟。
 
赵本山和搜狐的关系之好天下皆知,甚至在春晚小品中加词为搜狐做宣传。
 
大鹏和赵本山的缘分也要从搜狐说起。当年大鹏是搜狐的娱乐记者,负责报道春晚,见过赵本山,可惜还没采到就被央视工作人员哄出去了。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随后大鹏主持了北京刘老根大舞台开业庆典、赵本山官网落户搜狐仪式、《乡村爱情故事 3》开播发布会,一点一点的进步被赵本山看在眼里,《乡村爱情故事 3》开播发布会后,赵本山主动提出要收大鹏为徒弟。当年的赵本山如日中天,谁拜了他为师可以说是铺开了一条康庄大道,可没想到,大鹏居然拒绝了。
 

大鹏当时是这么说的:“谢谢本山老师。可是,我觉得自己现在还不够优秀, 配不上 ‘本山弟子’ 这四个字。我一定好好努力,等有一天我准备好了,您再给我这个机会好吗?”
 
再一年的春晚后台,大鹏依然作为搜狐春晚报道小组的成员在现场采访,零点钟声一过,赵本山的徒弟纷纷给他拜年,赵本山则给徒弟们发红包。大鹏主动提出,想让赵本山再给一个机会,赵本山给了。
 
2010 年 4 月 5 日,大鹏正式拜赵本山为师,成为他的第 53 位弟子。
 
这个徒弟没白收,在赵本山最落魄的日子里,大鹏这个徒弟表现出了最大的善意和担当。人在那种环境下,还能表现得善良,那是很大的优点了。得徒如此,也不枉师徒一场。
 
这些,就是大鹏的故事。从一个小镇青年到万众瞩目的明星,经历的也许比你我更曲折、复杂。只是,他一直在努力,而你,又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我很怕那种一眼就望到头的生活,所以总是要不停地找些事来做,人多少要有点追求,否则和行尸走肉又有何分别?苦痛,忍耐,宽容,自愈,红尘就是红尘,不必故意遗忘锅碗瓢盆,也不必故意远离风花雪月。
 
那些没有勇气成长的人,终生逃不过命运的诅咒。
 
希望终其一生,你可以先成鲲,再化鹏,鹏之大,不用几千里,至少,可以背负得起小小的太阳。

关于我们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传统文化为主打,树立"传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读性"风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内传统经典或是民间文化[2] 艺术形式,培育民 间艺术潜在市场,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风采。立足于吉林省,辐射半径 逐渐扩张,并逐渐覆盖全国。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网二维码

友情链接: 长春商报 中国·长白山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69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