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9275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网 > 逸品文化院 > 艺术名家 >
陈燮阳
用毕生精力将中国交响乐推向
作者:    

陈燮阳


著名指挥家。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曾任上海芭蕾舞团管弦乐队常任指挥。1982年他应邀在美国阿思本音乐节指挥音乐节乐团,大获成功。1984年出任上海交响乐团团长。1985年以来,陈燮阳先后赴苏联、意大利、美国、英国、瑞士、韩国等地指挥本团或当地著名乐团举办音乐会,均受盛赞。其指挥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获1989年中国唱片社颁发的金唱片奖,2008年荣获第六届中国金唱片奖评委会(指挥)特别奖。
 
  陈燮阳的公众知名度来自上世纪70年代,芭蕾舞剧《白毛女》、《红色娘子军》使他的指挥才华显现并赢得了全国性声誉。乐坛上的陈燮阳真像一团火,雄狮般的长发激情飞扬,超长的两臂挥洒浪漫。而生活中的陈燮阳,一身便装,轻松敏捷,温暖平和。镜片后面微笑的眼睛闪烁着透明和真诚。
这位年过七旬的指挥家,雄狮般的长发为一个梦想而燃烧——用毕生精力把中国交响乐推向世界。
 
长臂挥处乐声起
 
  陈燮阳的父亲陈蝶衣是一代词作家,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滩娱乐圈响当当的人物,《凤凰于飞》、《南屏晚钟》、《情人的眼泪》等许多红极一时的流行歌曲均出自他手。母亲朱铭庆出身书香门第,是一位戏曲爱好者,尤喜昆曲、京剧。

  陈燮阳的音乐人生路上,最关键的一步,是牵着姐姐的手跨过来的。

  陈幼年在江苏常州武进长大。12岁,慈母去世、父亲远走香港,陈燮阳只能回到武进乡下祖父祖母身边。姐姐大他6岁,和妈妈一样爱唱歌,解放后报名参加了部队文工团。从朝鲜战场回来后,调到现在的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

  1953年,上海音乐学院附中一则招生启事改变了陈燮阳的命运。招生启事中“学校提供学费和助学金”这一条让姐姐动了心。在姐姐的陪同下,陈燮阳到上海来应考,因超龄差一点被拒绝报名。也许是姐姐的真诚、陈燮阳的灵气让考官们动了心,时任附中校长的是著名音乐家贺绿汀的夫人姜瑞芝,出于对人才的爱惜,破格同意让陈燮阳试一试,结果这一试让老师们发现了这位有点土气的孩子,果然有着非同寻常的音乐潜质。陈燮阳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从此迈入音乐殿堂。

  有一次姐姐出差路过上海,时间匆忙来不及和弟弟说话,便跑到学校找到了教室,站在窗户外面偷偷看着里面在上课的弟弟。午后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镶着大镜子、摆着钢琴的大教室里,只见3位老师在给陈燮阳一个人上课,望着这一幕,姐姐哭了,她从弟弟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

  1960年,陈燮阳升入上海音乐学院本科指挥系,师从俄罗斯学派的黄晓同教授。作为早期弟子,陈燮阳给黄晓同的印象是“特别好学”,悟性也较强,即便有时候自己生病在家,陈燮阳也会不失时机地“缠”住他求教。

  30多年前的一次音乐会前,应邀执棒的黄晓同突然病倒,还是在校大学生的陈燮阳,被老师推荐给专业乐团“救场”并一鸣惊人,由此迈出了作为职业指挥的第一步。

  1965年,陈燮阳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进入上海芭蕾舞团,任管弦乐队常任指挥。在最初的从艺经历中,芭蕾舞剧《白毛女》的创作演出,使其主要指挥之一陈燮阳有了用武之地。这部芭蕾舞剧成为他指挥生涯中一块最厚重的奠基石。

《白毛女》让他在文化大革命的过程中得以继续从事艺术工作而不至于荒疏,并结识了身为京剧演员的妻子王健英。而且,“没有这段经历,不可能练就对舞蹈音乐的节奏感的把握,也不可能体会到那种奔放的激情。”在日后的指挥台上,观众们都能从他的指挥动作中看到这种“节奏感”和“激情”的释放。

常年在国内外各地进行巡回演出的陈燮阳对中国交响乐当前的发展状况也有着自己的看法,“全国交响乐整体上发展势头很好,不过也呈现出不平衡的一些特性,有些地方发展较迅速,而有些地方发展则较滞后,发展滞后的地方就需要当地各方面的支持与建设了。”
 
挥出一片艳阳天
 
  八十年代初,陈燮阳赴美考察,在耶鲁大学师从奥托·穆勒进修指挥课,在指挥纽约现代管弦乐团的一次演出中,他选择了中国芭蕾舞曲《魂》,观众们站起来长时间鼓掌,惊赞不已,而这段来自中国的舞曲也拨动了他思乡的神经,他很快回到中国。

  回国后,年富力强的陈燮阳开始担任上海交响乐团的指挥,他将主要精力放在交响乐指挥上,同时并未断开与民族音乐的联系。与大多数中国指挥家一样,他也有一个“让中国的音乐传遍世界各地”的梦,这梦里有两个音符,一个是中国交响乐,一个是中国民乐。



  大概没有人能像陈燮阳这样“中西兼顾”了。在他的眼里,中国民乐与外国音乐的“味道”差别很大,轻、响、快、慢的节奏不同,而传统民乐的独特韵味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他从小接触戏曲,拉二胡。早在美留学期间,陈燮阳就指挥过谭盾等作曲家的作品。1989年年底,他离开上海交响乐团后,曾在香港中乐团担任客席指挥,一直到1991年才重回上海交响乐团。

民乐的现代化对中国音乐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话题,涉及作曲、演奏、乐器和乐队编制等多方面因素。对陈燮阳来说,在表面上套用西方现代作曲技巧、西方交响乐模式还远远不够。“交响乐可以说是外来艺术,主要发源地是欧洲。我们只不过是借鉴这种艺术形式,中国作为世界上的艺术大国,必须拥有这门对提高人们文化素养有很大帮助的艺术。其中我国很多优秀的作曲家也创作了很多自己的作品,通过这些作品能够让人们了解中国的文化和历史,让人们欣赏。”

陈燮阳除了尝试对经典的传统民乐作品进行新一轮阐释,还十分注意排演一些优秀的当代民乐作品。他开始越来越多地开始考虑如何让中国的民乐走向国际。民乐的现代化是一项系统工程,它要求改编者深谙作曲、演奏、乐器和乐队编制。

 
用指挥棒书写中国当代音乐史
 
1998年的春节,陈燮阳指挥下的中央民族乐团在奥地利实现了“破冰之旅”,他们首次将二胡、琵琶、唢呐、古筝、笛子等中国民族乐器介绍给欧洲观众,拉开了维也纳金色大厅“中国春节民族音乐会”的序幕,奥地利的观众虽然没有中国乐器的欣赏经验,但长期受到高雅音乐的熏陶,他们也很快被这些闻所未闻的东方乐器迷住了。

“中国交响乐发展中最重要的就是培养人才,通过专业的音乐学院进行人才的培养,培养专业的演奏家,来支持文艺院团、交响乐团的建设。还要吸引国内外优秀人才进行演出和指导训练。”陈燮阳如是说。

陈燮阳的创作思路与视野愈加开阔,甚至将港台流行歌曲也吸纳进来,比如将台湾艺人周杰伦的作品《菊花台》改编成民乐作品,由管弦交响乐队演奏。在带给人美的享受同时,这简直比周杰伦宋祖英的“英伦组合”更叫人诧异。



中西方音乐在相互借鉴、相互融合中不断向前发展。对于交响乐团的指挥家的培养问题,陈燮阳也有着自己的观点,“指挥家的培养较为复杂,一名合格的指挥家所要求具备的素质较全面,起码要精通一门乐器。还要掌握全面的作曲知识,了解各种乐器的性能以及指挥的技术,另外还要具备相当的组织才能。只有这样,我认为才能算是一名合格的指挥家。”

在日常的生活中,除了在国内外各地进行指挥演出之外,陈燮阳还喜欢通过书报杂志与电视新闻来了解身边的大小事件。对于长春这座城市也并不陌生。“我去年的时候就已经来过长春进行一次指挥演出了,所以对长春这座城市很亲切,长春夏季的天气让人感觉很舒服。也可以看出长春这座城市在不断发展与建设中,这次来到长春,希望能让更多的长春朋友欣赏到交响乐这门艺术。”


 
  每次陈燮阳一出场,他煽动性的指挥方式仿佛向人群中抛出了一枚火种,瞬间就把大家点燃了。

  指挥大师李德伦曾对他的节奏感、速度感以及指挥中显现出来的独特气质给予了高度评价:“他是我国当代最有才华的指挥家之一。”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传统文化为主打,树立"传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读性"风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内传统经典或是民间文化[2] 艺术形式,培育民 间艺术潜在市场,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风采。立足于吉林省,辐射半径 逐渐扩张,并逐渐覆盖全国。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网二维码

友情链接: 长春商报 中国·长白山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69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