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9275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网 > 逸品文化院 > 艺术名家 >
沙溢
作者:    

沙溢曾说过:“演员一定要不断改变自己,每一次改变,就像获得一次重生。我特别害怕总演一种人,一种状态,那样创作力会枯竭,会变得匠气。”

 

从《上错花轿嫁对郎》到《炊事班的故事》,从《武林外传》到《血战长空》……在不同的剧目中沙溢自如地挥洒他的表演才能。最近,他以一部《渗透》完美转身,诠释出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演员沙溢。

长影边长大的小伙儿 

出生于长春的沙溢有着一个梦想, 那便是成为一名演员。从小就住在长春电影制片厂对面, 从家里的阳台上就能看到制片厂的布景。父母都是评剧演员, 小时候的沙溢学吹萨克斯, 后来又学习作曲。“ 我这个人,乐器没学成就学作曲了,学作曲又没学到头就又去演戏了。”最终, 沙溢明确走上表演这条路, 是在报考军艺前的一个月。他冒着损害健康的风险,3 0 天减肥4 0 斤, 从一个1 8 0 斤的胖小子, 活活饿成了少年老成的“沧桑”男子。当年这一“咬牙”,成就了他在校期间的一连串“辉煌”, 以专业课第一的成绩考入军艺, 以满分成绩毕业, 大学时候充满希冀地规划着自己未来的蓝图,毕业之后却马上尝到了“不容易”的滋味。甚至毕业后的迷茫使他最长有将近三个月没和人说过话,也不怎么出门。 

  

“我的感觉就是只要让我干上这行就行, 哪怕我将来默默无闻一辈子都无所谓。刚入大学时老师也跟我们说, 别只看贼吃肉没看贼挨打, 做演员不是那么容易的。当时我以专业课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在那一届同学中,我又是第一个出演了胶片电影男一号的人。当我又以专业成绩第一名从军艺毕业时,我幼稚地认为自己‘辉煌’的演艺事业即将开始了。但真正踏入社会后,我连续塑造了几个很失败的角色, 自信荡然无存。某天, 我直挺挺躺在床上, 望着天花板数绵羊。父亲曾经对我说过的‘男人,不要赌气,要赌就赌志!真正的男人,不要有傲气, 但要有傲骨!’这两句话,冒出来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我从床上一跃而起, 拉开灯,拿出剧本,对着镜子开始反复练习。我这辈子就想当演员,我要用一生的时间去‘赌’,我想我迟早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演员。”沙溢笑言。 

“炊事班”里故事多 

沙溢的演艺低沉期出现了一个意外的转机: 那个时候,《炊事班的故事》中别的演员档期出了问题, 这或许就是上天赐予沙溢展现自己实力的一次机会。沙溢说:“当时我没演过喜剧,也从没把喜剧当回事儿。刚开始拍《炊事班的故事》的时候,我觉得演戏怎么能这样呢?太夸张了! 甚至有排斥的心理,特别困惑,怀疑自己是不是不会演戏了。因为喜剧和正剧之间差别确实很大,我转不过来,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白学了。尚敬导演、周晓斌、毛孩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手把手教我,我才渐渐找到了感觉和自己的位置。这是一个自我的蜕变过程,好比一个蚕蛹挣破了茧变成了蝴蝶飞向天空,过程很痛苦,但是结局很美好。其中的转变是说不清楚的, 是自己的感受与表演分寸和尺度问题,心里的感受外化为表现,说不清楚, 你只有去做出来。” 通过《炊事班的故事》, 沙溢也建立了和尚敬之后长达五六年的合作。

2006年,一部时尚搞笑的古装武侠剧《武林外传》,在全国各个大小电视台“不厌其烦”地轮番播出,收视率仍居高不下。让在剧中饰演男一号“白展堂”的实力派演员沙溢也随着这部剧的热播而声名鹊起。沙溢凭借“葵花点穴手”这一经典招式和精辟的无厘头语言成为了荧屏当红人物。沙溢说:“白展堂是个男人,他有男人的那种成熟的责任感。当客栈遇到事情,他出面撑着、出主意;当佟湘玉遇到困难,他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 

《武林外传》开拍之前,沙溢就不停和编剧探讨这个角色,他觉得白展堂就应该是那种该男人时男人,该幽默时幽默,该正经时正经,该搞笑时搞笑,该担责任的时候,就勇敢地站出来担当重任的“大侠型”的男人。 

或许是白展堂这个角色太过于深入人心,这给沙溢以后的演艺生涯也造成了一些困惑和局限。为了不让观众形成固定的认知,《武林外传》之后沙溢一直不断在塑造新的角色。 

《武林外传》在沙溢身上留下了太深的烙印,但他相信自己不是一个只会演喜剧的人,“只要不断创作新的、好的角色,观众就会认可我的更多面”。于是,在《新上海滩》里,他是爱国巡捕陈翰林;在《青盲》里,他是一个每天都受到内心煎熬和灵魂挣扎的人;在电视剧《血战长空》中,他留着胡渣,是一个空军英雄,尽显男儿本色;而在《王的盛宴》里他是决定成败的萧何…… 

对于角色的不断转变,沙溢说他并没有进行刻意改变,他觉得演员的变化不仅仅在于外形留了胡子或是什么,更多的是内在的心态转变。与其说是摆脱以前的形象,更应该在什么年龄做什么事儿。于是乎,我们在《渗透》中看到了一个很不一样的沙溢:许忠义,作为一个在军统内部不受待见的“loser”(失败者),有着一套独特的生存智慧——善于察言观色,把军统内部各色人等的心思、喜好乃至私生活弄个门清儿,成了见人点头哈腰,谁都不得罪的“军统店小二”。被共产党人感召后,八面玲珑的他施展其“经济奇才”,在军统内部长袖善舞,左右逢源,成为一把插入敌人心脏的“软刀子”,是个更具小人物气息的谍战人物。“从《渗透》开始,我真真正正地开始演正剧当中的喜剧人物。我觉得这才是我事业的再一个起点,也是《武林外传》之后的再出发。”

              
   

其实沙溢很好静 

戏里的沙溢是“百变多面手”, 生活中的沙溢也不乏才艺,因为从小受父母熏陶,酷爱音乐,在沙溢年幼的时候还吹了长达8 年的萨克斯管儿,这项特长还让他顺利地考上了吉林省艺术学院,并使他接触到作曲等更多的音乐专业知识,开始了他与音乐的不解之缘。 

此外, 别看沙溢在喜剧《武林外传》中特活跃、特贫,但沙溢介绍自己其实完全不是那种特闹的人,“我生活中并不是一个好玩的人,因为我不是给人‘玩’的。”说完这句,他也大笑起来,看得出,“贫”这一特点,至少是他的一个潜在特质,“其实我很好静”。

   沙溢指的“好静”,不是那种喜欢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的静,他更喜欢走出去,和自然进行接触。他说:“没事的时候,我喜欢自己开着车,找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而且还要专赶没人的时候。要么是和朋友一起,跑跑香山什么的;要么就自己一个人,在天气不太热的6 月或者是9 月,跑去青岛,铺块毯子,躺在上面,泡杯茶、拿本书,感觉特别舒服
    

除了好静,沙溢还是一个特别讨厌离别的人,“人家都说女孩子才会想家,我作为一个演员,常年走南闯北,照理说早该习惯了这样漂泊不定的生活,但是每次离开家,我仍然会特别不适应,一般要五六天才能渐渐缓过劲儿来。而当我在剧组和大家熟悉之后,再经过一两个月的合作,我又会把自己的根扎到这个组里,解散的时候特别不舍。我对这样的状况完全没办法,偏偏我这样的职业,又老是要做这样的事,总是重新认识一堆人。” 

近期,沙溢与梁静等联合主演的大型都市情感轻喜剧《我的博士老公》也将与观众见面。它是中国首部以当代商品经济冲击潮下的大学校园为背景的电视巨制,可谓是当代版《围城》。对于该戏,沙溢这样介绍,“此剧以现实生活为原型,虽然主人公是博士, 但讲述的故事却都是普通人经常会遭遇的情况,用一件件生活琐事展现出当代人的生存状态,朴素而深刻,平实而真诚。并且在风格上轻松幽默不失温情,剧情紧凑,富有生活节奏感, 各种人物都很有行业和身份上的代表性。台词既有搞笑的一面,但又不乏朴素的人生道理,可以让观众在笑与泪之中感受到生活的本真。”
 
采访手记:
看过很多遍《武林外传》,但每次看都会发自内心地笑出声来, 剧情或许荒诞,可就是这些“小市民”日常生活中所展现出的苦辣酸甜,才是其中真正值得在心中不断流转的味道!如今的白展堂在我眼中已经不再单纯是“老白”,他是许忠义,亦是萧何!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传统文化为主打,树立"传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读性"风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内传统经典或是民间文化[2] 艺术形式,培育民 间艺术潜在市场,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风采。立足于吉林省,辐射半径 逐渐扩张,并逐渐覆盖全国。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网二维码

友情链接: 长春商报 中国·长白山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69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