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9275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网 > 文化视点 > 专题 >
喜马拉雅腹地文化的深层开掘
作者:文| 邱 月    

我曾在一篇学术论文中“犯难”,那就是赵春江先生去西藏的次数,从论文构思到论文完成,他进藏的次数变化了。而读者眼前的这本《我在喜马拉雅》,从他有这个构想到如期付梓,他进藏的次数再次刷新。
 
暂抛开其他因素,单就他进藏的次数论,且他走的不是旅行团、背包客的路线,足见他对西藏的情感,对西藏的痴心。
 


赵春江在多庆湖

翻开该书的第一张对开大图,“雅鲁藏布江大拐弯”,我想起赵春江曾在一次学术讲座中和大学生打趣道,“欧米茄有眼光的话可以用这张照片做形象广告。”礼堂里充满笑声和欢呼。可以想见,即使置身高海拔地区,高原反应也会败给他的创意、思想与执着。
 
这个从小走“毛道”哆嗦、怕耗子的人,竟能在西藏将生命置之度外。更为可贵的是,随着行走的深入,他并没有在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中陶醉,也没有在大自然面前表现出傲慢,而是“越走越恐惧,越走越敬畏。恐惧它的博大,敬畏它的神灵。”
 
赵春江是个有心人,有心不一定非要通过宏大的事件去彰显,某些细节足可显现。2012 年,他在《作家》发了篇《墨脱之路》,后来我偶然得知该作品入选《2013 中国散文排行榜》,并告知他,他让我发个链接过去。透过《我在喜马拉雅》的部分图文,我才得知,他在2014 年5 月将数本《2013中国散文排行榜》送给了他文章中涉及的几位主人翁。
 
《我在喜马拉雅》的语言沿袭了“赵氏文风”,随性、生动、口语化、不扭捏,犀利与诙谐藏于字里行间,等待着一个个或深沉或大笑的表情。即便你对他并不了解,读这本书的时候,你亦会觉得亲切,那感觉就像一个西藏深山里的老者用最朴素最原始的语言向你讲述自己眼中的藏地。
 

《我在喜马拉雅》

通读全书,还能看到不少带有哲学味道的句子。比如,面对墨脱旅游开发与生态保护的矛盾,听当地领导讲了“控制”论后,他写到,“所谓控制,就是继续,是没有边界的。”在喜马拉雅深山中行走,危险如影随形,他写到,“每迈出一步,都是人生的第一步,也可能是最后一步。”他数十次进藏,却只去过扎日一次,为此他说,“去一个地方,去一百次和去一次不一定有本质的区别,去一次不见得陌生,去一百次不一定熟悉。”最近一次入藏,他在山里迷路,一个晚上,乘车连翻3 次5300 多米的高山,他在《喜马拉雅迷路记》的开篇即写到,“人类所有错误的结局,看似偶然,其实行径上早已出了问题。”在定结,没能见到雪豹、棕熊,他并无遗憾,很认真地丢下一句“人类对于它们而言,远离就是最好的保护。”
 
语言的朴实并不意味着会扼杀美感。除了摄影作品的养眼,读这部作品,在领略哲理的同时,也可欣赏到众多诗意的情节。“不论是过往的历史,还是当今的现实,我看山南,都犹如一位沉稳厚重阅尽人间冷暖的大美人,隐在历史文化帷幕的后面,她不施脂粉,也不欲说还羞,与那些犹抱琵琶半遮面,扭扭捏捏的小家碧玉,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她不急于登台,也不顾盼流离,她就伫立在历史的路口,执着地守望者、等待着……”这一小段对山南的评述,唯美熨帖,放在一些文学选本里,也绰绰有余。“走着走着,还没听到声音,身旁就是一帘瀑布;走着走着,绿色的密林中就挂起了一条天河哈达,逶迤飘来。”他用如此飘逸的比喻赞美扎日的瀑布。“中午了,村民们回到大树下,一边喝茶,一边野餐,一边聊天,一边东倒西卧;铺着地,盖着天,河里洗脸,枕着山。”或许唯有博大的襟怀方能容下如此大气的构造。“清癯,恬淡……正像一位高僧大德,阅尽繁华,超然物外。任你唱,任你跳,任你哭,任你喊。只有清风在耳边刮过。”他用似清风的文字勾画千年沙棘林,仿佛其在沙棘林中打坐,听风落笔而成。
 
倘若对该书的认识仅拘泥于哲理与文学的层面,就大错特错了,书里最打动人的,除了作者对行走与发现的执着坚守,就属作者与藏民之间的深情厚谊。他在定结为扒泥脱坯的小姐妹拍下照片,并称她们“阳光、快乐,外带一点可爱的顽皮”。他在琼结为一位正爬楼梯的78 岁老妪留下影像,并答应老人书出来后送她一本。他在绒辖为一个在中国政法大学上学的藏族女孩按下快门,在一瞬间“想拥有这样的好女儿”,并祝她学业有成……
 
除了拍摄过程中的友好,赵春江常常与藏民同吃同住,亲密无间。有入过藏的摄影家告诉我,一些边远地区的藏民家的气味令人窒息,那些食物更是引起不了一丁点儿食欲。而赵春江“一碗糌粑、一碗面,可以顶一天……藏族老百姓能吃的我也能吃,藏族老百姓能住的我就能住。”他对人如此,对藏地的一草一木也如此,在优洛村,他特意打听了当年随他去嘎玛沟的九头牦牛是否还在,得知还健在,他兴奋不已。熟悉赵春江的人都知道,自他那年雇用过九头牦牛后,他再也不吃牛肉,我也亲眼见过他在一家西餐馆退回店方送的牛排。
 

真情的力量是巨大的。他离开巴桑家,巴桑一家老小送他,你从那些如同亲人的眼神里,很容易读出他们对赵春江的爱。2014 年初春,赵春江第四次探访甲谐歌舞之乡——萨嘎县旦嘎村,3 年没来,大多数面孔他还都熟悉,很多藏民也认出了他,亲切地和他握手、打招呼,还有人要拉他回家喝茶。这种情感是制造不出来的,只会在双方的心里自然生发。
 
不仅仅在西藏,赵春江在长春的办公室,身后挂着一幅由100 多个藏民肖像(皆出自他手)拼成的照片,他在哪儿都忘不了那些情同手足的藏族同胞。
 
该书的图片不少,有必要就图片赘述一下。“这个画面再往那头去一点儿会更漂亮”,经常会有一些人如此“指导”赵春江。不是不容置疑,而是他们多半不太清楚实际,很多时候,要是如上所言地“够”画面,他可能就会坠崖,你连这张“不太完美”的片子都看不到了。在绒辖,相机镜头撞击石头减缓了倒下的速度,相机的背带又被另一块石头挂住,加之同行者及时拉住,他才保住性命。有天夜里血流不止,疼醒后,他琢磨半天,才猜测是白天被旱蚂蟥咬了。这样的惊险难以计数。你无法苛责一个用生命换取图片的人。
 
该书的设计也值得一提,每个标题不像普通的书那样规矩,或横或竖,再加上一个指向正文的三角形,突显出“手册”“路书”的特点,当然并不是那种坐在电脑前复制拼贴出的“旅游指南”。书中还有一些很实用、很贴心的“特别提醒”。文字边留白大,看着不累,可以写些札记,还可以在进藏的路上记录下自己的精彩。
 
“西藏是一个可以把心留下的地方”,“喜马拉雅——只为途中与你相见”,“西藏是一个来了就上瘾的地方”。相信用心读完该书,你就能理解这些话语里的深意。进藏,请带上《我在喜马拉雅》,带着点文化去旅行。

关于我们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传统文化为主打,树立"传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读性"风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内传统经典或是民间文化[2] 艺术形式,培育民 间艺术潜在市场,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风采。立足于吉林省,辐射半径 逐渐扩张,并逐渐覆盖全国。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网二维码

友情链接: 长春商报 中国·长白山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69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