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9275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网 > 文化视点 > 专题 >
那年那画那景那人
作者:文/ 张紫华 摄影/ 孟昭东    

 城市是一座围城,自然和四季被困在城墙之外,却又始终存在于每个人的内心和期盼向往之中。我们生于自然,那是我们记忆的原乡,热爱早已融入血脉,亲切和温暖之感总能在一照面时就不经意流露而出。而对于画家黄坚来说,优美的自然风物更是他不断汲取艺术灵感的源头。
 


《春江水暖鸭先知》

《春江水暖鸭先知》这幅画创作于2016 年,初春的北京是什么样子?河边,柳树刚发出嫩绿的枝丫来,冰雪消融,此时已不再有萧瑟寂寥之感,细细的柳条轻抚着水面,宛若正对镜梳妆,也仿佛在自我感叹,看,春天的容颜就是这么美好。柳枝下,自由的鸭子惬意徜徉,在河边偶然停住的一瞬,闯入了画家的眼帘,就此一切被定格于画面之中。
 

《家乡的甘蔗甜》

画中,画家用小写意的潇洒笔墨来画柳条,这样不仅线条流畅,也给观者营造出了一丝温暖亲切的感觉,春天的感觉是细腻地发出来的。在那流畅的线条里,抒写着画家的墨法自然。画的精妙往往在于意境,而从内向外的表达总是源于内心。有人说画就是画家的性格。那么在这样一幅优雅幽静的自然画卷里,我们也许可以探寻更多画家对于真性情的表达以及花鸟自然的意趣。
 
徜徉展厅,也任时光慢慢流转,让画面转换到乡村的一景,今年是大吉大利的鸡年,乡村的某个院子内,稀疏的篱笆墙下,公鸡正在啄食,这时一串火红的荔枝出现在画面之中,也许有一个顽皮的孩童,拿来红色的荔枝逗趣它们,引得两只公鸡对小米已经没了兴趣,目光随着艳丽的荔枝来回摇摆,与红色的鸡冠相映成趣。在中国画里,鸡和荔枝是非常吉利的题材,有吉祥美好的寓意,荔枝谐音“利枝”, 因此有福利满枝头之说。还有那“得意高枝占,忘形尾翘天”的喜鹊,同样传递着传统文化中吉祥的特殊寓意。
 
清代广东籍画家伍学藻在其《一本万荔图》中所题:“借字声以取吉祥,唐宋画院多有之”。明代时,就有画家热衷此道,“吴门画派”画家沈周的《荔枝白鹅图》便是现存所见较早的荔枝名作。清代的张问陶、金农、居巢、居廉、吴昌硕到20 世纪以来的齐白石、方人定、陈大羽、林丰俗、陈永锵,当代岭南画家中的黄硕瑜等都有过创作荔枝的经历。
 
这极其贴近生活的一景,也许就是画家家乡的一处景象,这是广西南宁最寻常的一个记忆片段,触景能生情,而在画家心里,最特殊的一类往往就是故乡的自然风物。就像画家黄坚所说,他爱家乡的甘蔗甜,也只有在家乡能尝到那么好的甘蔗,这样的心情只有“故乡”二字方能够展现。紫色的甘蔗立于门边,在那斜立的一捆新采摘好的甘蔗中,丰收的喜悦,甘甜的口感,家乡的眷恋都在那雅致的紫色中。这是最自然的流露,也是跳出直观表达,呈现出的质感的超写实表达。一个月的细心勾勒,画里有的是家乡的人文和对家的想念,待画作已成,看着画中最熟悉的景致,仿佛将家乡带在身边、留在心上。
 

《大吉大利》

还有那《竹报平安》,雨后,竹干被洗刷得分外清亮,随性的泼墨却将画面的节奏把控得分外到位。远处竹林静雅,画外画家和三五好友茶饮畅快,画意正浓。这随性的抒写确实是最难得的佳作。
 
时常我会觉得,画家就像是一位自由的行者,穿梭于现实的自然景致和心中期待的风景之间,信手描摹,那记忆中家乡门边立放的一捆甘蔗、雨后的春竹、春风吹拂的柳条下自在荡漾的野鸭,以及远处依稀传来的鸡鸣,就这样神奇地定格于宣纸之上,仿佛他将自然的美好和家乡的山水一直携带在身边,安放在心中。而作为观者的我们,通过笔墨的勾勒、色彩的点染,就这样奇妙地走进了那一片风景里……

关于我们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传统文化为主打,树立"传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读性"风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内传统经典或是民间文化[2] 艺术形式,培育民 间艺术潜在市场,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风采。立足于吉林省,辐射半径 逐渐扩张,并逐渐覆盖全国。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网二维码

友情链接: 长春商报 中国·长白山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6923号-1